Board logo

標題: 迫砲連的模糊回憶 [打印本頁]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7-28 03:51     標題: 迫砲連的模糊回憶

身為現已不存在的迫砲連退伍人員,這篇也不知該發在步兵板還是砲兵板或是團直屬板!說實在的,小弟可能腦部退化的比較快,在論壇裡看到許多學長話說當年,除了對學長們當時的訓練自嘆不如外;也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注意身體了!還是退伍後生活的壓力;令的軍中的生活點滴居然如此模糊跟淡忘!
團直屬的迫砲有著許多傳統,雖在步兵團卻稱"步砲兵"或"步兵砲",生活.訓練上要跟同團的步兵比,本職學能還要跟砲兵比(奇怪了~幹嘛那麼愛比~或許這也是傳統吧!),基本上我們的120跟砲兵的105作業程序應該是一樣的!所以之前的學長受師部辦的砲訓時(小弟當時是去步校)是跟砲兵一起的,還記得有聽學長說過去受砲訓時,有同期的學員問:你們653的來幹嘛?
當然開始受訓後大家就開始比了~步兵團的跟砲兵團的難得一起受預士訓,從體能比到射擊計算觀測,最後還你扛我的砲,我推你的砲,看誰跑得快!甚至還打一架,20出頭當兵嘛,誰不年輕氣盛!

一指神功打得又慢又累,改日再來,希望學長們不棄嫌!也替小弟自己兩年的陸戰隊生活拼湊些回憶!
作者: marine529    時間: 2010-7-28 13:01

寫得很贊呀,不過還請你多多發表一下囉,當了也 一年多怎麼會是小小數行可以表達清楚的咧…
作者: APThomas    時間: 2010-7-28 19:36



QUOTE:
原帖由 zagato1976 於 2010-7-28 03:51 發表
身為現已不存在的迫砲連退伍人員,這篇也不知該發在步兵板還是砲兵板或是團直屬板!說實在的,小弟可能腦部退化的比較快,在論壇裡看到許多學長話說當年,除了對學長們當時的訓練自嘆不如外;也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注意身 ...

呵,我也是653的,不過是戰防。想想雖在步兵團,但是有車坐算是命好的啦!

真要說軍中的生活有什麼不好的話,我認為是3年兵真的太長了點,唉..................

前一年半還很新鮮,後一年半就真的在等退伍、數日子。兩年的兵期真好!!!

[ 本帖最後由 海軍陸戰隊 於 2010-7-28 19:39 編輯 ]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7-28 22:30

下部隊的第一天剛好下著大雨,到達清泉崗時全身淋濕約凌晨3點左右,先帶到師部禮堂聽應該是政戰主任講話,然後跟同是653的港貼在被帶到位於獨立營區的653D團部前,步兵營的很快被一批批的帶走,然後居然只剩我一個,完了~我居然沒有港貼跟我同連(其實是有的,只是他們是大專兵,比我早下部隊)後來一個少校終於來帶我了,他就是我在部隊第一個老大,回到連上後老大睡眼惺忪的把我交給安官就回寢室去了!
之後在距離部隊起床大約近1小時的時間裡,安官不停的要我把忠誠袋內的東西倒出來再裝回去,讓他可以反覆的檢查我有沒有攜帶違禁品,而我個人因為動作不夠快所以也被要求做了一些體能!後來部隊起床時全連弟兄對我的第一印象是全身濕透蹲在安官桌前撿散落物品的臭新兵,是真的臭喔,雨水加上汗水的味道應該有去恆春行軍過的都有印象吧!然後我就入列了,而我的忠誠袋是在超過晚上就寢時間才被放在他該放的位置,因為我超幸運的,第一天下部隊就遇上夜行軍!
說實在的一整天的時間我都不知道我們連上是在幹嘛的?在傍晚前我幾乎就在伏地挺身.交互蹲跳.左去右回中度過,很奇怪~我就是做什麼都不對,而且好像每個人都可以像教育班長那樣對你?終於在夜行軍前,有一位當月破冬的學長來跟我聊天,他說:你跟我一樣也是台北兵耶,而且我們都是砲排的,等下行軍時你就走我旁邊就好,我會提醒你一些事.當時我真感動,畢竟大家都是台北的,人不親土親嘛...接著他又說:今天我腳不太舒服,等下我的槍就麻煩你幫我背一下了!感陰陽哩...這是什麼狀況?不過後來我才知道;他至少還有先講,因為在行軍的過程中我大背包的架上又多了好幾把國造65式步槍,當然其他跟我差不多新的狀況也一樣,黑暗中不知是誰還在我耳邊講:忍著點,我們也會有老的一天!更~廢話!我還知道我們有一天會退伍哩!不過還是謝謝這位神秘人的鼓勵!
回到連上後那位台北的學長就被一群更老的學長叫去撐著,謾罵聲中我只記得有一句是"叫學弟幫你背槍,很老了是不是..."果然一老還有一老老!
PS:以上有涉及不當管教的部分都是我們連上當年特殊的情況!並不代表當時其他連隊也有這種狀況,請學長們別介意!
作者: tsmryan    時間: 2010-7-28 23:24



QUOTE:
原帖由 zagato1976 於 2010-7-28 22:30 發表
下部隊的第一天剛好下著大雨,到達清泉崗時全身淋濕約凌晨3點左右,先帶到師部禮堂聽應該是政戰主任講話,然後跟同是653的港貼在被帶到位於獨立營區的653D團部前,步兵營的很快被一批批的帶走,然後居然只剩我一個,完 ...

學長,你是一月下部隊的吧!! 我剛翻了當兵時的小筆記,我是2/25在左營66師聯絡處,通知坐2345的火車(普通車)到台中清泉崗報到,已經忘了是幾點到,我只記得同梯一起上車的才4個人,大家不發一語,頭低低的,背著忠誠袋穿梭在車廂內,到了之後也是先帶到654團部前,也忘了是哪個長官跟我們說話,昏暗的印象中,只看到團部前的大柱子紅底黃字寫著,"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 三句話..... 後來一個一個都被帶開,我一個人就被帶到312營部報到,在那邊等....不知道等了多久,終於有人來帶我,我記得他是政戰士,走路很快,沿路叫我腳步放輕,還有外表嚴肅,內心放輕鬆這些話.....說真的,我都快暈了!!

到了連上,我運氣比較好一點,安官沒刁我,但被連部門口衛兵學長叫住,因為我侵犯了他的"領域",槍頭學長說,他站的地板周圍四格地面(有格線那種大地磚)都是他的範圍(都是用台語幹姣啦),我踩到了!! 所以叫我去安官旁的整容鏡罰站10分鐘,媽的....真倒楣,我甚麼都不懂耶!!! 但以後懂了~~哈

下部隊那天,我才知道,全連都還在放戰備假,所以我沒遇到連上學長,整個連空蕩蕩,只記得我整天就是掃地,中午去打飯,晚上可以做自己的事,晚上空蕩蕩的連部很恐怖,但我對隔天所有學長要收假的那份驚恐,是甚麼都比不上的!!~~ 鬼是3小,學長才是鬼!!~~哈

之後....
PS: 我再翻翻筆記回想一下,串起記憶片段後容後再發!!

[ 本帖最後由 tsmryan 於 2010-7-28 23:40 編輯 ]
作者: 六中隊43期    時間: 2010-7-28 23:38

沒錯!在部隊要面對學長的那份驚恐,是甚麼都比不上的

tsmryan說的太好了~~ 鬼是三小,"學長"才是鬼~~~呵呵~~~~
作者: diky    時間: 2010-7-28 23:42

"到了連上,我運氣比較好一點,安官沒刁我,但被連部門口衛兵學長叫住,因為我侵犯了他的"領域",槍頭學長說,他站的地板周圍四格地面(有格線那種大地磚)都是他的範圍(都是用台語幹姣啦),我踩到了!! 所以叫我去安官旁的整容鏡罰站10分鐘,媽的....真倒楣,我甚麼都不懂耶!!! 但以後懂了~~哈"

罰站真的是幸福,記得以前要跳"忠誠操",腳踢屁股,跳很久,旁邊一推老兵在看你跳,簡直是大地震!!!!!整棟樓層都聽的到~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7-29 00:34



QUOTE:
原帖由 tsmryan 於 2010-7-28 23:24 發表


學長,你是一月下部隊的吧!! 我剛翻了當兵時的小筆記,我是2/25在左營66師聯絡處,通知坐2345的火車(普通車)到台中清泉崗報到,已經忘了是幾點到,我只記得同梯一起上車的才4個人,大家不發一語,頭低低的, ...

我記得沒錯的話我'應該是一月底,當時我們連上只來了一員579T,但是我好高興終於有學弟了,後來580T又只來一個,還有學長跟我開玩笑說:你學弟好多喔,從頭站到尾耶,頭站一個;尾站一個...
不過沒多久579T的就受不了,常對我說:學長我真的看到砲都會發抖掉眼淚....
說真的~其實我也很怕看到砲!後來他們家的人不知去哪喬了關係,他就被調到比較涼的單位了!記憶中是去了99師的某單位.
說到槍前哨,我第一次站槍頭時是站9-11還是8-10忘了,總之就是有遇到"寢室熄燈"就對了,當時居然有張行軍床就擺在我旁邊,上頭還躺著一個老兵,居然是5百30幾梯的!原來他是回役兵,而且才剛逾期不歸被逮回來,然後連長經過我旁邊時還叫我上刺刀對著他,交代我說這個人如果想亂跑你就捅他!後來放過年假時,連長做完離營教育,提醒大家準時收假後,快走出大門時,他還轉頭對著連長說:大A,我不回來了!大家都認為那是玩笑話,沒想到他真的又逃兵了
真是說到做到的好漢啊
又後來當我下坡,連上配屬656R時,我居然又在656R的南5哨遇到他,竟然還認得我!還對我說:菜鳥仔你昇下士囉,幾時退伍啊?我說10月退,然後他搖搖頭說他53幾梯的居然只早我3個月退,!我說祝你"永遠忠誠"然後笑笑的離開 以他的習性搞不好真的現在還在"永遠忠誠"

[ 本帖最後由 zagato1976 於 2010-7-29 00:36 編輯 ]
作者: NEDT    時間: 2010-8-20 01:19

看到你的敘述  才發現我們連沒你們機車耶

記的我在帶部隊也沒你們學長機車  不過我在你們連認識好幾個55x的幾位兵

因為我記得在你們無線班55x梯左右  有幾位新兵來我們連上住一陣子

說來也真是有緣分   剛好你們那幾梯都沒學到無線本職學能  聽那位551梯的兄弟說

當初653團學長退伍  無線班到551梯前   都沒有教到完全  所以來我們班上在精進本職學能

回歸正題  我們砲排出操上課都要扛座板  腳架  砲管走一段路你們有爽到嗎

出操跟收課光扛這三部份  每部分都有50公斤以上  我新兵時有再砲排一個月  沒辦法最新的兵都要扛  每次扛每次幹樵   可是習慣後也就沒那麼苦了

你們受訓不是前三禮拜在陸戰學校嗎  我是在陸戰學校85年第一梯次受的砲預士  前三週在學校後五週都全回各自連隊受砲訓  然後再領證書  然後過沒幾天我們66師的受訓梯次  接受師長招見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季麟連師長  頭髮白白的  身體胖胖的  然後在看見他是在11年後我老婆家的喪事裡再見到他   他已經升到三星上將   當時職務是海巡署的單位長官
作者: 炳仔    時間: 2010-8-20 03:46



QUOTE:
原帖由 NEDT 於 2010-8-20 01:19 發表
看到你的敘述  才發現我們連沒你們機車耶

記的我在帶部隊也沒你們學長機車  不過我在你們連認識好幾個55x的幾位兵

因為我記得在你們無線班55x梯左右  有幾位新兵來我們連上住一陣子

說來也真是有緣 ...

我如果沒記錯 腳架39公斤 座扳40出頭 砲管也40多 三樣都50以下吧!
兩人操一門砲(很正常哦)..座扳一人抓一頭 腳架及砲管上肩..
記得第一天到迫砲連 老兵看著座板對我說 座板上肩 行不行
不行就沒資格在砲班.....
作者: cmc400    時間: 2010-8-20 12:00



QUOTE:
原帖由 <i>tsmryan</i> 於 2010-7-28 23:24 發表<br />

<br />

<br />
學長,你是一月下部隊的吧!! 我剛翻了當兵時的小筆記,我是2/25在左營66師聯絡處,通知坐2345的火車(普通車)到台中清泉崗報到,已經忘了是幾點到,我只記得同梯一起上車的才4個人,大家不發一語,頭低低的, ...

<br />

終於看到一個312B的,不過咱倆差10年75-77
作者: NEDT    時間: 2010-8-20 14:59

沒錯我是記錯了

http://tw.myblog.yahoo.com/jw!1uFHComYHx9xkaVae3EhuZE9Nzs-/article?mid=3039

63式120公釐迫擊砲性能諸元

http://zh.wikipedia.org/zh-tw/63%E5%BC%8F120%E6%AF%AB%E7%B1%B3%E8%BF%AB%E6%93%8A%E7%A0%B2
作者: FUFU    時間: 2010-8-20 17:13



QUOTE:
原帖由 六中隊43期 於 2010-7-28 23:38 發表
沒錯!在部隊要面對學長的那份驚恐,是甚麼都比不上的

tsmryan說的太好了~~ 鬼是三小,"學長"才是鬼~~~呵呵~~~~

沒錯
每個菜鳥的心中,學長遠比鬼還可怕!
好兄弟還有出沒時機與地點,除非是啥所謂前世的冤親債主就遇到,認了
一般嚇歸嚇,還不至於安怎

但是學長可是只要睜開眼就見的到
照三餐,不,三參+宵夜+早晚點名+五查三找+操課......
永遠在你身邊
...誰比較可怕?

[ 本帖最後由 FUFU 於 2010-8-20 18:00 編輯 ]
作者: lvc667799    時間: 2010-8-20 17:41



QUOTE:
原帖由 zagato1976 於 2010-7-28 01:51 發表
身為現已不存在的迫砲連退伍人員,這篇也不知該發在步兵板還是砲兵板或是團直屬板!說實在的,小弟可能腦部退化的比較快,在論壇裡看到許多學長話說當年,除了對學長們當時的訓練自嘆不如外;也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注意身 ...

引用學弟>>最後還你扛我的砲,我推你的砲,看誰跑得快!甚至還打一架,20出頭當兵嘛,誰不年輕氣盛!
----------------------------------------------------------------------------------------------------------------------------
    又讓我想到本連戰防跟81砲兩排互(補)事情,乾!!現在真想叫這兩排當事者現在再見面(看)看看?不過懶得呼吸的不算,就算真見面??應該會互相說拍謝...那時小弟一起約47~~51年次,49跟50年次居多,我當時應負最大責任!
     脾氣最好隨年齡成反比,所以現在時常被未成年小子罵假的!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8-23 23:40



QUOTE:
原帖由 NEDT 於 2010-8-20 01:19 發表
看到你的敘述  才發現我們連沒你們機車耶

記的我在帶部隊也沒你們學長機車  不過我在你們連認識好幾個55x的幾位兵

因為我記得在你們無線班55x梯左右  有幾位新兵來我們連上住一陣子

說來也真是有緣 ...

報告學長;我下部隊遇到最老的是556梯的,不知有無學長認識的?
砲排出操最基本的是扛砲,最硬的也是扛砲,尤其是座鈑!雖然不是最重的,卻最難扛,
而且歷年來裝檢時都要鈑金補土,重量早就超過43公斤了!操課時扛著左去右回,順便
逛逛營區是一定都要的,而且幾乎不太會讓你放下休息,那種痛苦大概類似跟蛙人在頂挺差不多吧!記得連上有兩個兵扛到受不了,讓座鈑掉下來砸斷腳趾!也看過很多人扛著砲,臉上一把鼻涕
一把眼淚的,身旁還繞著幾個老兵在破口大罵!
後來到步校受訓時發現原來陸軍都是兩個人抬座鈑,不像我們是一個人扛上肩,還能前方那棵樹來回的衝,同期的只有我一個海陸的,其他人都不相信,後來教官叫我示範一下,突然大家都說陸戰隊果然比較屌!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8-24 18:29

記得在我下部隊當時,66師的步兵團大概只剩653是實際存在且編制較正常的,654.655都解編的差不多了,應該是精實案的關係吧!(不知有無記錯)
而我們連上也從6門砲增加到8門砲,人數超過120人!帶砲排出操時真是有氣勢!
每門火砲都配有一本砲曆書,記錄著歷年每次基地實彈的射擊數據,映像中過去的學長進恆春時
全連約打100發左右,而當我們進恆春卻打了約1000發,(應與精實案也有關,或許是測試也或許是要消耗一些較為久遠的彈藥吧)常打到連座鈑都陷入地下拔不出來,還要用悍馬車來拉!
還有99師的某迫砲連跟陸軍的迫砲單位來陣地旁觀摩,當時全陸戰隊的迫砲連好像只有我們在密集的進訓基地,一年內下了3個基地!更~好硬!但回憶好多......
由於我負責基準砲,又比其他砲多打了很多發,整個砲曆書從70幾年開始記錄後;就屬我的簽名最多,而且還超過歷年砲長非常多!
當時心想"將來的學弟翻開砲曆書時;會不會覺得我也太坎坷了吧"
可惜聽說現在陸戰隊已經沒迫砲連了!不知那些砲現在到了哪個單位?
作者: NEDT    時間: 2010-8-26 01:38

556抱歉   因為我還記的551是簡X生  我們到現在還有連絡 至於其他2位因為太久又失聯已忘記他的大名  

我後來在淡水家樂福有見過一位我們連的569T的參一  他說我們654迫砲連分到三過地方去了

我記得他說一排到基隆  一排到左營   一排到恆春去了  是因為精實案所以解編了

還有你們怎麼只有6門砲   我還記得我們倆個砲排各四門砲  我們連還有換發8門新砲  新砲來整支迫砲黑麻麻  因為砲外緣有一種不會生鏽的漆(名子忘了)  不過沒多久後也保養到又整支跟以前一樣 亮晶晶怕生

[ 本帖最後由 NEDT 於 2010-8-26 01:46 編輯 ]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8-26 17:41

抱歉~耍了個大烏龍,應該是8門增加到12門,砲管外黑黑粗粗的漆是一種砝瑯質,可以防鏽,而且是消光不反光,隱蔽性也較好!平時保養只需清潔就好,不需上油,因為油會侵蝕那層漆!
可是以前的老學長都竟然刻意將那層有保護作用的漆磨掉,這實在是太離譜了,而且這錯誤的觀念還傳承了這麼久!後來我們撥交新砲時也有人說要磨掉漆,幸好被小弟阻止了!但我同時也很訝異,居然這麼久的時間那些職業的軍士官沒人知道!
其實別說是砲,槍枝的保養也是一樣,小弟也遇過拿煤油洗槍的,到現在我還是不懂,難道有什麼槍械專家是用這種方法嗎?畢竟現在也不算是物資匱乏的時代吧!
希望募兵制實施後,我們的國軍能更專業!畢竟不願役學到的很多都是土法煉鋼的方法!那些從正統軍事院校出身的不專業軍官真該打屁股!

[ 本帖最後由 zagato1976 於 2010-8-26 17:43 編輯 ]
作者: FUFU    時間: 2010-8-26 17:48



QUOTE:
原帖由 zagato1976 於 2010-8-26 17:41 發表
抱歉~耍了個大烏龍,應該是8門增斥好!平時保養只需清潔就好,不需上油,因為油會侵蝕那層漆!
可是以前的老學長都竟然刻意將那層有保護作用的漆磨掉,這實在是太離譜了,而且這錯誤的あ酗H說要磨掉漆,幸好被小弟阻止 ...

其實一切都是為了裝檢啦
像以前在部隊的時候
為了讓車子金光閃閃
拿汽油還是柴油"洗車"根本是家常便飯
每天都在油堆中打混

人家說所謂的"油亮"
我下部隊才知什麼叫做油亮
好膽就在車子旁邊抽煙看看......

然後後來某連的車子去噴了迷彩漆(好像是為了之前的華興操演)
據說那個漆有啥防紅外線之類的功能
所以不能這樣幹
......到現在我想為了那閃閃金光,也是差不多了!!!

[ 本帖最後由 FUFU 於 2010-8-26 18:17 編輯 ]
作者: u288710477    時間: 2010-8-26 19:49



QUOTE:
原帖由 FUFU 於 2010-8-26 17:48 發表


其實一切都是為了裝檢啦
像以前在部隊的時候
為了讓車子金光閃閃
拿汽油還是柴油"洗車"根本是家常便飯
每天都在油堆中打混

人家說所謂的"油亮"
我下部隊才知什麼叫做油亮
好 ...

那個某連應該就是精實的戰三連....
FUFU學長
話說湖口回來之後的戰技測驗(應該是吧.正確名稱不記的了)
戰三連跟偵三連搞了大烏龍
叫偵三連上場結果戰三連上去
叫戰三連上場結果他們說他們測驗完了
搞的裁判官跟阿兵哥一頭霧水
作者: FUFU    時間: 2010-8-26 20:35



QUOTE:
原帖由 u288710477 於 2010-8-26 19:49 發表



那個某連應該就是精實的戰三連....
FUFU學長
話說湖口回來之後的戰技測驗(應該是吧.正確名稱不記的了)
戰三連跟偵三連搞了大烏龍
叫偵三連上場結果戰三連上去
叫戰三連上場結果他們說他們測驗完了
...

是三連沒錯啦
那個與眾不同的迷彩漆,可讓三連走路都有風哩

我在湖口就回家當老百姓了
你說的那個時間點應該已經肥到不成人形了,半年內胖了20公斤有吧!跟養神豬差不多!!!

不過一般測驗不是都要驗明正身嗎
像基地測驗我還記得要背一段受測詞
把補給証拿出來,然後還要把自己的什麼"地B1X41X7..."唸個一次之類的
讓測驗官核對

阿是怎麼搞到戰三連去替偵三連測驗?
偵三?所以是402兩棲的,那是師部對直屬營的測驗?還是全師大抽測啊!

[ 本帖最後由 FUFU 於 2010-8-26 20:43 編輯 ]
作者: u288710477    時間: 2010-8-26 23:19



QUOTE:
原帖由 FUFU 於 2010-8-26 20:35 發表

是三連沒錯啦
那個與眾不同的迷彩漆,可讓三連走路都有風哩

我在湖口就回家當老百姓了
你說的那個時間點應該已經肥到不成人形了,半年內胖了20公斤有吧!跟養神豬差不多!!!

不過一般測驗不是都要驗明正身 ...

應該是全師的
在戰技之後還搞一個99師軍容校閱
要學華興還是什麼演習的吧
說到這個就好笑
我雖然開88
但是88根本就不是我們營上的帳.編制還在砲兵那邊
所以我的職務是營長車射手
營長就說啦.帶自己編制內的武器就好
哈哈聽到就爽了.我的武器是90手槍
這下子爽翻了
可是我們那OOXX的新連長就烙下話來
沒那麼好命
叫我們扛者50機槍去軍容校閱
就這樣車長.戰駕.射手.(未滿編.無裝填)
輪流扛者50機槍出發了
很累.但是很爽.回來肩膀都腫了.....
那抱歉
時間我記錯了.應該是在下湖口之前的事情
因為映像還在我還很多學長也都在
全師測驗.所以有點混亂
401.402正好在前後而已
所以就搞混了
因為戰三連跟偵三連在口齒不清的主考官口中說出來
聽起來差不多啊
應該是在跑500障礙時發生的事情

至於驗明正身這件事
我已經忘了
嘿嘿
作者: NEDT    時間: 2010-8-26 23:36

其實我們也知道那是防  可是當時還是決定把袗i掉  因為如果不這麼做  我們相信久而久之  砲班會怠懈 或者把保養砲的優良傳統給失傳 畢竟大家也知道  把袗i掉需要天天保養  不然會生  可是為了傳統還是決定要這樣做  

畢竟我們要的是把優良傳統留下  讓後面的學弟繼續傳承下去  其實不是不了解有這層漆的效果
只是這麼做還是有必要的傳承  不然我們跟小陸陸就沒有什麼分別了
作者: FUFU    時間: 2010-8-27 00:52



QUOTE:
原帖由 u288710477 於 2010-8-26 23:19 發表



應該是全師的
在戰技之後還搞一個99師軍容校閱
要學華興還是什麼演習的吧
說到這個就好笑
我雖然開88
但是88根本就不是我們營上的帳.編制還在砲兵那邊
所以我的職務是營長車射手
營長就說啦.帶自 ...

我想起來了!!!
那次我們好像是被帶到靶場去鍛練體能
結果好死不死遇到了不知道要退幾百步報告請安的學長們教召
親愛的士官長好像還遇到認識的大學長
看他有害怕到,應該是被操的記憶有回來
還一直警告我們:敢在學長前丟我的臉就給你死!!!

那次好像還有教刺槍術第二教習
...但是你們營部連好像是不用練到第二教習的樣子

重點是什麼紅軍黑軍下坡弟兄在那場合全都不算個咖
退伍弟兄面前稱老兵?菜比八!退伍沒?
幾梯的!有多老?隨便一個都比紅軍還老!
老兵照子都很亮,早就跑去躲起來啦
在退伍老兵的注視與指指點點下操課
那個壓力真的有夠誇張無敵大

當時有幸在靶場見學長教召的場面
上面師部大官在講話,下面沒人鳥,講得更熱烈,真是氣勢驚人啊
只有一個感想:實在是太屌了!659團弟兄辛苦!我以後也要這樣啦!!!





[ 本帖最後由 FUFU 於 2010-8-27 16:20 編輯 ]
作者: u288710477    時間: 2010-8-27 01:11



QUOTE:
原帖由 FUFU 於 2010-8-27 00:52 發表


我想起來了!!!
那次我們好像是被帶到靶場去鍛練體能
結果好死不死遇到了不知道要退幾百步報告請安的學長們教召
親愛的士官長好像還遇到認識的大學長
看他有害怕到,應該是被操的記憶有回來
還一直警告我 ...

是的
就是那一次發生的
地點就是那駱駝山上靶場
話說學長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在駐地
水不能喝而是要買水來喝嗎?
教召
好像有這一回事喔
你說的士官長是不是營士官長呢?
嘿嘿
說來慚愧
第一教習第二教習我都忘光光了
自然也不記的有沒有學過啦
作者: FUFU    時間: 2010-8-27 01:51



QUOTE:
原帖由 u288710477 於 2010-8-27 01:11 發表




是的
就是那一次發生的
地點就是那駱駝山上靶場
話說學長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在駐地
水不能喝而是要買水來喝嗎?
教召
好像有這一回事喔
你說的士官長是不是營士官長呢?
嘿嘿
說來慚愧
第一教習 ...

水的問題我不知道耶
可以告訴我嗎?
作者: u288710477    時間: 2010-8-27 02:05



QUOTE:
原帖由 FUFU 於 2010-8-27 01:51 發表


水的問題我不知道耶
可以告訴我嗎?

小弟在電視公司上班
某天看到有重大新聞
就是
駱駝山上埋者滿滿的台塑所製造出來汞污泥啦
難怪我們那的水都不能用
要自己花錢買水喝
作者: cmc216    時間: 2010-8-27 10:56

其實別說是砲,槍枝的保養也是一樣,小弟也遇過拿煤油洗槍的,到現在我還是不懂,難道有什麼槍械專家是用這種方法嗎?畢竟現在也不算是物資匱乏的時代吧!  
   打完靶  可以用煤油洗槍管   但洗完要擦乾淨   再擦油  我們在美國也是如此保養的啦
作者: marine529    時間: 2010-8-27 12:52



QUOTE:
原帖由 u288710477 於 2010-8-27 02:05 發表



小弟在電視公司上班
某天看到有重大新聞
就是
駱駝山上埋者滿滿的台塑所製造出來汞污泥啦
難怪我們那的水都不能用
要自己花錢買水喝

答對了,這又是拜台塑集團所賜
反正我也很少喝水,喝阿比阿弟和啤酒比較多一點…
作者: marine529    時間: 2010-8-27 12:54



QUOTE:
原帖由 cmc216 於 2010-8-27 10:56 發表
其實別說是砲,槍枝的保養也是一樣,小弟也遇過拿煤油洗槍的,到現在我還是不懂,難道有什麼槍械專家是用這種方法嗎?畢竟現在也不算是物資匱乏的時代吧!  
   打完靶  可以用煤油洗槍管   但洗完要擦乾淨   再擦油 ...

以前碰過一個長官,要求標準是:
看起來表面油光,但實際上摸時不得留下油漬指印…
看…
作者: marine529    時間: 2010-8-27 12:55



QUOTE:
原帖由 u288710477 於 2010-8-27 01:11 發表




是的
就是那一次發生的
地點就是那駱駝山上靶場
話說學長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在駐地
水不能喝而是要買水來喝嗎?
教召
好像有這一回事喔
你說的士官長是不是營士官長呢?
嘿嘿
說來慚愧
第一教習 ...

老實說,只刺到第一教習,剩下的時間只留下基地與阿比的影像
作者: zagato1976    時間: 2010-8-27 16:47



QUOTE:
原帖由 cmc216 於 2010-8-27 10:56 發表

   打完靶  可以用煤油洗槍管   但洗完要擦乾淨   再擦油 ...

轉自:http://home.comcast.net/~light123/class/shooting101.htm
所謂腐蝕性彈藥(corrosive ammo)是指燃燒後的裝藥殘渣留在槍管中過久會對槍管起鏽蝕作用,其來源是底火使用的化學成分。這些底火燃燒後產生氯化鉀(Potassium Chloride),跟食鹽(氯化鈉)是類似的東西,附著在槍膛中,吸收空氣中的水分,造成鏽蝕。
美國槍客一般使用的擦槍液(solvent)像是Hoppe's #9,Shooter's Choice等對氯化鉀都不起作用,唯一可行的是熱水。氯化鉀會溶在水中,溫度較高的水則蒸發率較高,引起氧化鏽蝕的機會較少。一般需要把槍膛徹底洗個三遍。
美國本土生產的彈藥自 1927 年後就不再使用腐蝕性底火,所以問題不大。但是其他國家仍然使用,尤以東歐國家為最。這也是 AK47 在生產過程中特地在槍膛中鍍一層鉻的原因。即使到了今天,許多東歐國家的彈藥雖然標示非腐蝕性(non-corrosive),其實還是稍具腐蝕性,所以在使用的時候要小心。
台灣自己生產的彈藥不知如何,至於用肥皂水、蘇打水等來洗槍膛,大概是因為從前也是使用腐蝕性底火的緣故吧?使用柴油來洗,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作者: ordnance    時間: 2010-8-28 17:43



QUOTE:
原帖由 marine529 於 2010-8-27 12:54 發表

以前碰過一個長官,要求標準是:
看起來表面油光,但實際上摸時不得留下油漬指印…
看…

這就是在成功嶺集訓時班長說的:"看起來有油 摸起來沒油"

在小學的時候 我堂兄就教過我們説:
"可以用黑色鞋油塗在槍上 打亮之後 就可以看起來有油 摸起來沒油"
不知道有沒有人用過這一招?
作者: kuda1994    時間: 2010-12-27 18:21



QUOTE:
原帖由 NEDT 於 2010-8-26 01:38 發表
556抱歉   因為我還記的551是簡X生  我們到現在還有連絡 至於其他2位因為太久又失聯已忘記他的大名  

我後來在淡水家樂福有見過一位我們連的569T的參一  他說我們654迫砲連分到三過地方去了

我記得他說一 ...

謝謝學長解了我一個二十年前的疑惑
我在飛指部時
要到基隆海三軍區禁閉室找
負責戍衛該地的65X團某連行政士拿餉條
發現他們在出迫砲操

心中大表不解
迫砲連不是步兵團直屬連嗎?
為何要守教勤呢?
原來真的要守
而且要用大"家私"來鎮住海軍弟兄
作者: 拉吉爾    時間: 2011-3-2 15:56



QUOTE:
原帖由 炳仔 於 2010-8-20 03:46 發表

我如果沒記錯 腳?0多 三樣都50以下吧!
兩人操一門砲(很正常哦)..座扳一人抓一頭 腳架及砲管上肩..
記得第一天到迫砲連 老兵看著座板對我說 座板上肩 行不行
不行就沒資格在砲班.....

小弟曾在兩棲基地看過653R的120迫砲連弟兄,
一人扛著座鈑,
一人扛著腳架,
一人扛著砲管,
那一瞬間, 忽然覺得步兵好像沒有那麼操了~~~
作者: 阿豐    時間: 2011-3-17 23:13

653迫砲連就在我們隔壁,相片中砲管所指方位
步兵砲就是步兵操典跟砲操都要學
連上滴106砲沒任務時都一字排開在連集合場作日光浴(有穿砲衣)
有時要出砲操時,會一人將二支砲腳架抬起,另一人壓住砲管來前進
上砲車就比較硬,四人用洗砲管穿過腳架,將砲扛起上車,不是很重,才219公斤
演習搶灘時,遇到沙子太乾鬆,砲車開不上沙灘
這時就發揮咱們海陸仔苦力精神將106砲卸下
將砲管跟腳架分離,直接給它上肩衝上沙灘
因為一上沙灘超過不知幾分鐘就給他判定陣亡

作者: gn175708    時間: 2014-11-23 15:49

這是我連上的學弟,一人扛全砲




歡迎光臨 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隊員論壇-海陸論壇- (http://rocmc.freebbs.tw/)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