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支援國軍戰技體能大賽66師中籤連的回憶 [打印本頁]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0 10:40     標題: 支援國軍戰技體能大賽66師中籤連的回憶

經同梯Kuda 1994兄的催促,我也把這段20年前在66D ,308B 的回憶整理一下給大家笑笑看看.

說到國軍戰技體能大賽,抽籤前相信各個單位都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終於那年(民國80年二月吧?)結果出來,66師中籤的受測連為同為直屬營的306B運3C.

消息一出, 當然全營都鬆了一口氣...但是幾乎是同時, 師部也下達一道命令來到我們308營......(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0 11:21

當時我是佔醫院連醫官缺但是人卻是支援到清一連當代理收容排排長,308B 醫院連就在清泉崗師部大樓隔壁,清一連卻是跟308營部都在66師營區以外約200公尺遠的獨立營區內,那當然是住在獨立營區好吧,不用時時擔心害怕隔壁師部長官忽然出現督導.

所以除了清理連的特殊專長:搭設大型營帳還需要重新學習以及收容排本職學能(戰時設立收容營帳收容傷兵與檢傷分類,清理戰場屍骸)以外,在清一連的日子對我這個編制外醫官來說還算是輕鬆愉快.

不料師部命令下來了,我這個醫院連編制外的醫官要與另一位醫院連醫官一起跟著 306營運3連..南下高雄.......(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0 17:01

於是我們準備了一堆藥品,點滴...隨著其他單位先遣支援人員揹著忠誠袋搭火車南下高雄先行準備,醫院連唯一一輛得利卡的救護車也綁鐵皮一起到了高雄.
原先師部可能規畫要306B運3C借住壽山陸戰特勤隊的營房來拉練,於是我們這些先遣人員第一晚就住在壽山營區裡,這才發現原來陸戰隊有風景如此優美的營舍,躺在床上就可以俯瞰西子灣的美麗夜景與海上點點漁火,當下覺得這次支援一定會爽爆了....(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0 19:35

沒想到才住了兩天就跟壽山營區說拜拜了.大概是營區太小怕受測連住不下還是有其他考量?只可惜那麼美的營區緣分居然那麼淺.
在壽山那兩天看到了陸戰隊特勤隊員的真身,他們的迷彩衣袖和褲子有滾黑邊,還拿十字弓在練習,而且都沒聽到他們有一點聲響,果然是個神祕的單位,算是開了眼界.

之後我們先遣人員又拉拔到左營陸戰士校(陸戰學校總隊部)對面的勝利營區,記得營區裡還有養馬,待了半天的結果卻又開向竹子寮靶場營區去.

竹子寮在我還在陸戰隊學校受訓時就曾去過打了幾次靶,環境還算熟悉,沒想到最後總算喬定受測連的訓練基地就是竹子寮靶場了.

我們先遣人員開始下裝備,整理環境及分配營舍,之後就等著受測連來了.

沒想到受測連還沒來,居然在竹子寮先出現了熟悉的身影.....(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09:54

當我們先遣人員正為整理環境忙得不可開交時,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在喊排仔,抬頭映入眼簾的居然是308B 清一連的弟兄..."怎麼你們也來了?" 我狐疑地問了他們. 原來在我們先遣人員下來以後,清一連也接到師部命令派二十名弟兄下來集訓基地以支援受測連的後勤支援.一時之間頗有他鄉遇故知之感,好在有這些熟悉的弟兄,能稍稍舒緩我剛來到這個陌生混成單位的緊張與不適應.

所謂支援受測連的後勤,意思就是舉凡受測連日常煮飯,洗衣,打菜,洗碗盤,打掃,站衛兵...等林林總總的雜事,全部由清一連支援的弟兄一肩扛起,受測連只要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整天就是等訓練和睡覺就好.

其實也辛苦了這群清一連的弟兄要服伺這群少爺了.

而主角們也終於現身了....(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15:09

清一連是清理第一連,連裡配置有清理排和收容排,負責戰場清理(收屍)與傷兵和敵我迷路兵的收容.
可以想見在戰時大概會很忙,但在平時根本沒事可做,可以說是陸戰師裡面最爽的單位之一了.如今卻要來服侍"更爽"的單位:中籤連...

說到這次的中籤連306營運3連,也算是66師直屬營的爽缺之一吧,306是運輸營,在我的想像裡應該是全營都是駕駛兵吧,平常步兵走路,它們可都是坐車跟開車的,在這樣的單位待久了,戰技體能會是如何請各位自己想像.

果然載著運3連的卡車一到,看到下車的盡是一群似乎在震撼中仍回不過神來的茫茫眼神....(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16:00

除了來打雜服侍受測單位運三連的清一連以外,說到我們其他早一步先遣下來的支援人員,成員就可以說是五花八門.(因為已時隔二十年,相關資料應該也可以解密了,人名與職稱就不打馬賽克了.)

實際領軍的是時任66師師部三組(作戰訓練)組長徐尚文上校,(徐上校後來也擔任過陸戰隊中將司令),另外還有一位智多星(抱歉名字我一直想不起來)是師部二組(情報)的首席中校參謀,我們都稱呼他為"首席",和306營營長,此外就是精誠連的連長和警衛連(射訓隊)連長和教官,還有一些後勤單位的軍官,包括我們308來的兩個醫官.壓陣的則是副師長何起源少將.

第一次幹部會議鬼點子特多的首席就給我們兩個醫官出了個難題.

首席說要出奇制勝,射擊一定要先矯正視力.所以要我們醫官負責先想辦法幫運三連全連驗光,不行的都要配眼鏡.

問題是沒有設備要怎麼驗光啊?

只有開著救護車上附近好像是大樹鄉街上去找,終於找到一家眼鏡行,把老闆和他店內的驗光設備都給拖上車拉回竹子寮營區裡,第一個任務"全連驗光"就這麼完成了...(待續)
作者: chou.36    時間: 2010-12-31 18:53

長官
這裡有竹子寮近影
http://tw.myblog.yahoo.com/jw!TCQ7.3aeExTh7.gZot2REA--/article?mid=38148&prev=-1&next=38148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19:17



QUOTE:
原帖由 chou.36 於 2010-12-31 18:53 發表
長官
這裡有竹子寮近影
http://tw.myblog.yahoo.com/jw!TC ... v=-1&next=38148

謝謝大哥補充,幾年前曾回去看過,果然景物已非.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20:31

等到驗光結果出來, 把結果呈給306營長一看, 乖乖 全連有四五十個官兵視力都有問題.

營長眉頭一鎖, 開始對我們兩個醫官抱怨起來, 講到他幾年以來 ,每回放假陪太太小孩出遊都是她們在玩在逛而他就一個人坐在路邊打盹 .現在都快可以交掉營長準備到學校去當教官待退了, 沒想到還來個臨別一戰 ....配四五十副眼鏡叫他要去哪裡找錢啊.....

在營長寢室裡昏暗的燈光底下,,我們三人就在那裡面面相覷, 職業軍人即使已幹到了中校營長還是有很多外人不知的辛苦啊.

抱怨歸抱怨, 軍人接到命令還是得幹. 最後還是找了視力最差的四五個去配了眼鏡交差了事,四五十副打一折變四五副,我到現在還會在想那個眼鏡行老闆不知道會不會幹得要死....

於是,距離測驗大概還有一個月, 運3連的地獄月就此展開.

從師裡運來了全新的 65K2 步槍, 當時部隊都還是用沒有提把的65式而已,受測連和我們都開了眼界,全新的槍耶,當然興奮只有一下下 ,因為接下來就有得瞧了....

每天一早開始就是不斷的操課, 果然一開始五千公尺測驗就撂倒這些駕駛兵了, 落隊的一拖拉庫
精誠連來的教官們都是用 S 腰帶拖著他們一路跑完. 我們救護車就一路緩緩跟著以備不測. 還好陸戰隊員的底子還是在的,經過一個禮拜的撞牆期總算把受測連該有的底子慢慢給激發出來.

除了體能,射擊和刺槍術也是重點.

幾乎每天都是不斷重複的操課,我們兩個醫官就輪流一個守醫務室, 一個跟著受測連出操上課.

這期間我們兩個醫官偶爾還要開小差去高雄找藥局買藥, 因為說實在的部隊裡的藥劑有些還是不夠好, 還是要買些處方藥回來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有次我正買藥回來看到清一連的弟兄急忙找我回醫務室, 原來是師長陳邦治少將來督導了.
我急急忙忙跑回醫務室發現師長已坐在椅子上等我,頭皮一陣發麻想說這下慘了....(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0-12-31 21:02

正想要解釋另一位醫官跟著受測連打靶去了, 而我則是去補藥才沒在醫務室...

沒想到師長非常客氣 大概是我們把醫務室佈置得蠻像一回事的, 沒等我報告他就跟我握手還稱讚了我一番,接著還"拜託"我要照顧好受測連...喔買尬,少將師長拜託少尉醫官,這我哪裡承擔得起...
師長接著居然也跟我小小吐了點苦水,原來那陣子師裡發生了駐蘇澳的某單位戰士攜械逃亡還犯案的事情,他說他連日來都南北奔波睡眠不足也有點感冒...
看到師長疲憊的眼神,我這個狗腿醫官立刻抄了一罐榮民製藥廠出的綜合維他命趕忙孝敬他,請師長補充體力為國珍重...

雖然已貴為少將師長,還是跟306營長一樣也有著外人難以領會的辛酸,這給我這個小小少尉很大的感觸與震撼.....(待續)

[ 本帖最後由 la817291 於 2011-1-4 09:24 編輯 ]
作者: 六中隊43期    時間: 2010-12-31 22:25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0-12-30 19:35 發表
沒想到才住了兩天就跟壽山營區說拜拜了.大概是營區太小怕受測連住不下還是有其他考量?只可惜那麼美的營區緣分居然那麼淺.

通往壽山靶場的路口
進駐靶場時跑5000公尺的必經之路


壽山靶場大門哨所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1 00:12

陳邦治師長日後也曾任陸戰隊司令,甚至還成為第一位陸戰隊出身的上將海軍總司令,讓我這個曾與他有數面之緣的小少尉感到與有榮焉.

陳師長非常和氣而沒有架子,在這次下竹子寮之前有一次是在一大早穿著當時剛從紅色改為白色的運動服裝突然現身308營來看我們晨操,看到我正帶著連上弟兄要去營外跑五千,特別把我攔下來關照一番,知道我是醫官兼代排長以後還笑笑拍拍我說把體能練好將來退伍當外科醫生才有體力...這時才看到我們中校營輔導長氣喘吁吁從營部跑出來要來迎接師長,當下營輔導長還以為我出了甚麼亂子,趕忙要跟師長緩頰說我是醫官...師長則是笑笑讚許我當醫官還會帶弟兄晨操非常優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次印象才會指派我下竹子寮來支援的?

另一次則是在師部辦的預官座談,陳師長要我們預官不要妄自菲薄.他以他自己為例提到他是301戰車營出身,一直幹到651登陸戰車團團長,有誰會想到一個戰車營出身的軍官居然還能幹到66師師長...

果然日後陳師長更是更上層樓啊,陸戰隊將官能接任海軍總司令大概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1 01:06

至於三組組長徐尚文,印象中好像是下竹子寮的前一陣子才剛升的上校.我不確定三組組長是上校缺還是中校缺?不過好像在竹子寮帶受測連那陣子聽說他才剛要接654團團長,是否是占了654團長缺才升的上校?這點可能要各位先進大哥知道的人來補充了.

為什麼知道他剛要接654團團長?是因為聽到二組首席說副師長何起源少將某日要帶徐上校北上讓參謀總長召見,當時好像要接團旅長的主官都得要經過總長召見才行.

徐尚文與二組首席似乎交情很好,雖然徐尚文是上校而首席只是中校,但常常是首席這個智多星出點子要徐上校照著做,在竹子寮當時他們也都沒有甚麼架子,常當著大家面前打打鬧鬧的,徐上校幾乎每天都只穿迷彩服著運動鞋,所以後來我們也都跟著這麼穿省卻穿戰鬥靴打綁腿的麻煩.

當時就覺得徐尚文上校相當有能力而且不拘小節,肯廣納下屬建言而不會專斷,日後必定是個明日之星.果然最後徐上校也一路幹到了中將陸戰隊司令,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太不拘小節,才會在司令任內爆出有受廠商餽贈的情事而被迫下台,殊為可惜...(待續)
作者: 小古    時間: 2011-1-1 01:16



QUOTE:
原帖由 chou.36 於 2010-12-31 18:53 發表
長官
這裡有竹子寮近影
http://tw.myblog.yahoo.com/jw!TC ... v=-1&next=38148

這不是我認識的竹子寮

我記得大們進去右手邊有一棟排兵舍[當時是上下都是木牀]

我打野外時進駐就是這一棟

問題是照片我看不到舊營舍

怎麼差這麼多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1 10:38

在竹子寮集訓的運三連每天都被操得要死,早上五千公尺跑完就是開始刺槍術.

由一位不知是司令部派來的還是師部派來的上尉教官帶著練,這位教官身材精瘦身手不凡,頗有練家子的味道,他會一動一動糾正姿勢,可以想像每動刺槍動作完成等他糾正完每個士官兵的持槍角度和姿勢,這個持槍姿勢要維持多久....很多來找醫官的都是抱怨全身痠痛....

這位上尉教官也不知道是甚麼來頭,當時的陸戰隊司令馬履綏中將有次來竹子寮視導66師受測連集訓時還特別來看他帶運3連刺槍術操練,日後在慶功敘獎時馬司令還特別提起這位上尉說要頒給他純金打造的陸戰獎章以資獎勵.

射擊則是每日下午都要進行的課目,打掉的子彈數量相當可觀,射擊訓練是由66師警衛連(射訓隊)的教官們負責,因為每一把都是全新的槍,一開始就要每把每把校正歸零射擊,花了不少時間.每天下午整個竹子寮靶場都是槍聲吒響,空氣中都隱隱有火藥味....(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1 15:38

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這些集訓幹部都要開檢討會議,由副師長何起源少將親自坐鎮主持.

何少將溫文儒雅,大部分時候都只是靜靜聽底下幹部的討論發言,等到最後徐尚文上校與首席定調以後才會做裁斷.倒是精誠連與警衛連來的教官們常常因為堅持各自的訓練方式而在會議上有重大衝突.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兩個單位的中尉副連長就在會議中當場火爆地嗆了起來,結果居然當著副師長的面兩個人就拉到會議室外頭去幹架打了起來....

我們平時就常見到他們起衝突的人雖然驚訝但還見怪不怪, 但副師長何少將則是當場傻眼,正要起身想去阻止,這時首席則是氣定神閒地請副師長回座說:讓他們去幹一幹去,副師長您是將軍,不必操心這個. 那個誰...那個醫官,去外面看看去...

蛤? 叫我去? ...報告是. 於是我趕快起身到會議室外頭....(待續)

[ 本帖最後由 la817291 於 2011-1-4 09:24 編輯 ]
作者: kuda1994    時間: 2011-1-1 20:46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1 15:38 發表
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這些集訓幹部都要開檢討會議,由副師長何起源少將親自坐鎮主持.

何少將溫文儒雅,大部分時候都只是靜靜聽底下幹部的討論發言,等到最後徐尚文上校與首席定調以後才會做裁斷.倒是精誠連與警衛連 ...

民國八十年秋天
我在忠海演習室
的99師477T警衛連傅國x弟兄曾向我說
他們當時的99師師長非常優秀
才四十三歲的上校師長

而同年三月
長官您六十六師副師長是少將
我有點搞糊塗了
作者: charlie071    時間: 2011-1-2 08:32

好文章
跟長官致意
看到這邊,就想到在比賽壓力下,大家求好心切....自然火氣就大。
因為陸戰隊丟不起這個臉。
要是輸得太難看...走路都抬不起頭了。
尤其66D精誠連剛在78年拿下冠軍
當時就是高師長領軍。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2 08:59



QUOTE:
原帖由 kuda1994 於 2011-1-1 20:46 發表

民國八十年秋天
我在忠海演習室
的99師477T警衛連傅國x弟兄曾向我說
他們當時的99師師長非常優秀
才四十三歲的上校師長

而同年三月
長官您六十六師副師長是少將
我有點搞糊塗了

民國八十年當時九九師師長應該是鍾家聲少將.鍾家聲將軍是陸官55年班,當時六六師師長陳邦治將軍是海官55年班,兩位一個48歲,一個49歲.

上校占副師長少將缺再升少將的很多,李鎧是八十年中交掉六六師參謀長後去占九九師副師長少將缺,之後在八十二年元旦晉升少將.所以477T同志所提的四十三歲的上校"師長"可能是指李鎧上校,當時他應該是剛去九九師當"副師長"才對.

[ 本帖最後由 la817291 於 2011-1-2 09:19 編輯 ]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2 14:24

....出了會議室, 哇靠,正巧看到一記飛踢...誰踢誰已經記不得了,只見一堆精誠連和警衛連的士官教官們已經在各自在把他們的長官拉開,兩位副連長都臉紅脖子粗的扯開嗓子互譙...

沒想到一個戰技體能大賽可以緊繃成這樣,想想受測連306B3C的駕駛兵們都還沒那麼認真咧,怎麼負責訓練的長官們會先繃到幹起架來了,到底是誰要去比賽呀?

昏暗的夜色中,被架開的兩個軍官隔的遠遠的還在互相叫罵著,遠遠看到一些受測連的阿兵哥們竟也伸長脖子在看熱鬧,背後會議室裡仍傳來一陣陣討論聲...這意境實在有點超現實又後現代啊! 忽然覺得這情況怎麼變得這麼荒謬? 而我就這麼站在會議室外發呆著直到會議結束.

每天晚上是我們醫官最閒的時候,會來找我們報到的都是白天受測連正在操課的時候,總會有幾個阿兵哥脫離戰場來摸摸魚,如果不是太離譜我們也都會很有默契的就讓他們稍稍休息一下.

沒想到就在這個夜裡真正的狀況來了,一個受測連的阿兵哥燒到39度....(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3 20:11

平常部隊裡有人發燒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不外乎上呼吸道感染或泌尿道感染,可是這回發燒的是受測連的士兵,弄不好不能受測事小,萬一傳染開害受測連成了群聚感染就大條了...

看了看喉嚨並沒有扁桃腺發炎,只是喉頭有輕微泛紅,病號抱怨喉嚨乾痛,乾咳,四肢骨頭痠痛...我們判斷是急性上呼吸道病毒感染.照理講不用抗生素的,因為不像是細菌感染.不過為求萬全還是先給口服抗生素和退燒藥.病毒感染是沒有藥醫的,只能求症狀緩解並多補充體力.看看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怕放病號回大通鋪睡要是傳染給其他受測連官兵豈不糟糕,只有把他留在醫務室睡了,順便打上點滴,加入維生素B,C,和退燒劑,然後看著他沉沉睡去.我們兩個醫官像是服侍皇上一樣不敢睡,只好在旁邊坐著看書順便盯著點滴....

十二點過了,306營長推了門進來,看到他的營兵吊著點滴正在打呼著,而我們兩個醫官卻坐在旁邊不敢睡,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問說狀況怎麼樣?我回答剛剛摸額頭已經退燒而且也在出汗了,他點點頭說辛苦了就出去了.過了一點再打上第二瓶點滴,把電子錶設定鬧鈴到三點,我就趴在桌上小瞇了一下...三點起來拔掉點滴時這個阿兵哥也醒來說想要去尿尿,為了怕半夜三更讓他一個人去上廁所出什麼事,乾催就帶著手電筒陪他一起去尿,尿完再帶他回醫務室睡.就這樣搞了一夜好像天一下子就亮了....

早上當然沒敢讓他去跑五千,就跟306營長報告說給他休息半天觀察,其實一早起來他就覺得沒事了,不過當兵還是不要太鐵齒,硬是把他留在醫務室裡照看,另一個醫官就上救護車跟部隊拉出去跑步了. 還好到受測連回來刺完槍他都沒有再發燒了,給口服藥要他照三餐吃以後下午就放他回去打靶了....(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5 11:28

還好接下來的集訓期間就沒再發生類似的驚魂事件.倒是有一次受測連戰士因為蛀牙牙痛,給止痛藥幾次沒有效,因為我們不是牙醫,只有在晚上用救護車載他到外面找牙醫診所去補牙.

每天從早到晚就是不停的操課,記得有一個早上還整連拉拔到附近一個好像是陸軍八軍團砲指部的營區去借他們的營區做五千公尺實測,砲指部的少將指揮官還親自出來接待,與副師長何少將站在終點線上親切交談,當時陸軍還是穿小綠綠制服,砲指部的阿兵哥對身著虎班迷彩的陸戰隊員顯然非常好奇,沿著測驗路線兩旁都有小綠綠在鼓掌加油,顯然受測連的士氣也受到鼓舞,身為陸戰隊員的榮譽感徹底被激發出來,抱著給陸軍弟兄好看的信念,這次的測驗果然收到成效,全連終於跑到22分內,包括幾個平時會落隊的也被連上安排好的暗樁用 S 腰帶硬是拖進連方隊內跑完.
測驗結束時砲指部指揮官一直豎大拇指稱讚我們陸戰隊, 何副師長顯然也非常有面子的笑逐顏開, 這次首席借陸軍營區測驗的點子果然又收到驚人的效果,不但激發出受測連全體為陸戰隊66師爭榮譽爭第一的士氣,也讓受測連全體官兵開始有了可以順利達成目標的信心...(待續)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5 20:47

在整個集訓期間來視導最勤的長官應該是時任陸戰隊副司令的鄭國南中將了.
有段時間幾乎每天早上都在竹子寮見到他的身影 ,特別是受測連在練習刺槍術的時候,常常見到他就站在一旁盯場. 鄭將軍似乎對刺槍術頗有心得, 有好幾次看到他直接就拿起槍也示範起動作來, 而且還頗有架勢, 迴旋起來虎虎生風, 我想沒有幾個人看過肩膀上兩顆星的在啦頃,那畫面至今難忘.

鄭將軍也擔任過陸戰隊 66 師師長,聽說治軍頗為驃悍嚴明. 在他之後是李慶祥將軍,再下任是高王玨將軍,再下一任才是陳邦治將軍. 有趣的是在馬屢綏司令之後接任陸戰隊司令的順序也是鄭國南,高王玨及陳邦治三位將軍.中間跳過了李慶祥將軍,在民國八十年時李將軍還是陸戰隊學校少將校長,可是其實他是鄭國南中將副司令海官48年班的同班同學.

論驃悍李慶祥將軍可是絕不會輸給鄭將軍的,請問當年有哪位陸戰隊將軍受過兩棲訓合格的?李慶祥將軍就是唯一一位迷彩服臂膀上配有兩棲蛙人臂章的將軍,他也幹過 66 302 兩棲偵搜營營長, 是個實實在在的陸戰英雄好漢.


可是為什麼同梯不同命,他的同學都已經幹到中將副司令了,而他還在幹陸戰學校少將校長? 當我還在陸戰隊學校受訓的時候就很好奇.

有一說是李慶祥將軍在任陸戰隊66師師長的時候師裡頭掉了一支65步槍,聽後來清一連的士官長說那時候差點沒把全師的屋頂都掀開來找了結果還是找不到,因此害他後來升不上去. 也有一說是他是當時民進黨一位立法委員李慶雄的堂弟,當時正是民進黨與國民黨政府衝撞最劇烈的時候,因此使得他在軍中的發展受到影響. 一直到最近才又聽說他也是陳水扁的舅舅,是扁媽陳李慎的弟弟….到底是哪一個枝節的阻礙才造成他少將揹那麼久其實也是莫衷一是.

不過李慶祥將軍在交掉陸戰學校校長之後好像是調任海軍總部副參謀長,最後是在少將屆齡退役之前總算佔國防部督察室中將督考官的職缺於 82年元旦晉升中將.也算是還給這位陸戰隊優秀將領一個遲來的公道…(待續)


[ 本帖最後由 la817291 於 2011-1-6 20:52 編輯 ]
作者: dd9363    時間: 2011-1-5 20:52

那時竹子寮靶場的確是木頭大通舖,洗的還是露天浴池.
傍晚盥洗時抬頭一看,還可以看到年輕的高中妹妹放學回家.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1-14 19:51

回到受測連的刺槍術訓練,教官要求的是整體畫面的整齊度,因此花了很多時間在要求動作的齊一與槍面角度的整齊,而鄭副司令則好像比較重視個人動作的精緻度與勁道,每每當鄭副司令跳下來指導個人動作後,因為阿兵哥要表現刺槍的勁道出來,原來已經花很長時間調整好的持槍角度就又跑掉了.看得出上尉刺槍教官也有點無奈,我們旁觀者也會覺得鄭副司令是來幫倒忙的嗎?

可是官大學問大,就算是首席和徐尚文上校也只能在旁邊乾著急,眼看測驗時間就快到了,這刺槍術要是不能拿高分的話對我們是很不利的,因為團體動作的整齊劃一是評分的重點,如果到了賽場還是零零散散的鐵定完蛋,我們這些支援人員即使不懂門道,但是看看熱鬧也會跟著擔心起來.

還好陳師長或何副師長都會很適時的請鄭副司令到一旁向他報告事情,分散掉他注意受測連刺槍的時間,然後教官再趕快趁空檔再調整回原來設定好的持槍角度與姿勢回來.

我們這些在一旁的支援人員也都很希望鄭副司令能趕快回去,這樣大家也比較自在一點,因為誰也不希望大白天就看到那麼多星星在眼前晃,那真的會讓人眼冒金星的....

總算鄭副司令要離開了,看陳師長和何副師長恭敬的立於車旁送副司令上車,敬禮目送車子離開竹子尞,大家忐忑的心情也總算暫時得以舒緩下來.......(待續)

[ 本帖最後由 la817291 於 2011-1-14 20:16 編輯 ]
作者: cchwang    時間: 2011-1-15 05:27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2 08:59 發表


民國八十年當時九九師師長應該是鍾家聲少將.鍾家聲將軍是陸官55年班,當時六六師師長陳邦治將軍是海官55年班,兩位一個48歲,一個49歲.

上校占副師長少將缺再升少將的很多,李鎧是八十年中交掉六六師參謀長後去占九九師副師長少將缺,之後在八十二年元旦晉升少將.所以477T同志所提的四十三歲的上校"師長"可能是指李鎧上校,當時他應該是剛去九九師當"副師長"才對.
...

另李鎧於民國69年左右幹657410營長,他於68年8月也跟麾下步兵營從少康行軍至屏東大營區展開為期三周之拔階傘訓。

[ 本帖最後由 cchwang 於 2011-1-15 05:30 編輯 ]
作者: 祥弟    時間: 2011-1-15 17:34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2 08:59 發表


民國八十年當時九九師師長應該是鍾家聲少將.鍾家聲將軍是陸官55年班,當時六六師師長陳邦治將軍是海官55年班,兩位一個48歲,一個49歲.

上校占副師長少將缺再升少將的很多,李鎧是八十年中交掉六六師參謀長後 ...

80年好像是下半年吧?那時99師師長確實是張成中上校
他是在81年1月1日升少將的,算是來佔缺升少將的
也剛好遇到當時的師對抗,他接師長時,99師的副師長好像就都是少將了吧
張師長帶99師打完師對抗後好像沒多久就調國防部了
作者: Enmin    時間: 2011-1-26 11:31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14 19:51 發表
回到受測連的刺槍術訓練,教官要求的是整體畫面的整齊度,因此花了很多時間在要求動作的齊一與槍面角度的整齊,而鄭副司令則好像比較重視個人動作的精緻度與勁道,每每當鄭副司令跳下來指導個人動作後,因為阿兵哥要 ...

同學,寫的超精彩的,繼續啦!我考慮下次也要把自己的烏坵回憶錄貼上來。
作者: 拉吉爾    時間: 2011-2-12 21:42

學長寫得真的很精彩,
不知最近是否太忙了,
真心期盼能夠看到後續的發展

學弟服役一年十個半月都在步兵連,
待過外島, 師部駐地接戰備, 下兩棲基地, 恆春三軍聯訓基地,
最後又回到師部駐地退伍,
就是沒有碰過國軍戰技體能大賽,
可能是剛好在外島與下基地不用抽籤吧?!
對於這個國軍的年度盛事頗為陌生,
感謝學長的分享, 讓學弟也能夠一窺這項年度國軍的盛事細節,
尤其是不同角度的觀察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2-15 10:42

眼看離測驗的時間越來越近,運3連的狀況雖然已經達到一定的水準,不過會脫靶的,會落隊的卻還是大有人在.

會落隊的還能安排在隊伍中用暗樁拉著跑完,但打靶這種個人技術卻還會脫靶的就很難去靠別人來救了.這幾個重點分子就只能靠警衛連射訓隊的士官教官們每天加強訓練了.相信他們一輩子都會記得自己曾在一天之內一個人打過幾百發的子彈,然後因為肩膀瘀青紅腫實在沒辦法再頂著槍托只好來找醫官求救.

看著那一大片烏青的肩膀,還真考倒醫官了,怎麼樣才能快速讓腫痛消退以讓訓練可以繼續?最少也要讓他們不會害怕將槍托頂住肩膀,因為劇痛讓他們幾個甚至連看到槍都會怕了.....

我們兩個醫官決定參考當時運動醫學期刊上的新方法,用冷熱敷交替的方式,請清一連支援的弟兄幫我們燒熱水及到大樹鄉買冰塊,晚上就開始用冷熱敷交替的方式來死馬當活馬醫,希望隔天早上這幾個重點分子再作射擊強訓時可以挺得住啊.

忙了一個晚上果然有點成效,這絕招在當時大概太過新穎,連徐上校,首席和306營長也嘖嘖稱奇.首席才剛跑去罵完警衛連的教官是怎麼帶的,怎麼把受測連弟兄搞成這樣?還沒測驗就全掛點了.沒想到原本又腫又黑又硬的肩膀經過我們一番整治後居然迅速恢復到終於又比較像個人樣了,而且在打完非類固醇類消炎劑後個個都好像不會痛了,徐上校和首席看到了這麼神奇的療效都大為滿意,還交代我們這些什麼冷熱敷的裝備和神效的針劑在測驗當日都要帶齊以防萬一.....

不過首席他們不知道我們還有最後絕招還沒使出來...(待續)
作者: Enmin    時間: 2011-2-16 13:57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2-15 10:42 發表
眼看離測驗的時間越來越近,運3連的狀況雖然已經達到一定的水準,不過會脫靶的,會落隊的卻還是大有人在.

會落隊的還能安排在隊伍中用暗樁拉著跑完,但打靶這種個人技術卻還會脫靶的就很難去靠別人來救了.這幾個 ...

同學,太精彩了,不過缺點是寫太少了!我們好期待,繼續啦!
作者: 拉吉爾    時間: 2011-2-16 22:20

...一天之內一個人打過幾百發的子彈...

實在很難想像,
服役時期打過的45手槍、65步槍、74機槍彈都加起來也沒這麼多,
不知論壇上的前輩是否有人中籤呢?
或許也可以現身說法一下,
陸戰隊凡事輸不得的壓力還真是大啊~~~
作者: la817291    時間: 2011-3-4 20:31

........說到最後的絶招,那真是不到萬不得已才會使出來的必殺絕技.......

記得前面曾經提過我們兩個醫官偶爾會開小差去高雄市區買藥嗎?除了一些常用的處方藥以外,其實最重要的是要去找一種局部麻醉針劑---力度卡因 (Lidocaine)和類固純(Kenacord)針劑,這些藥在一般醫院診所不算少見,但是我們在高雄人生地不熟的就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弄得到.只是為什麼一定要備妥這些東西而又非等到萬不得已才用呢?

例如像現在這幾個阿兵哥肩膀發炎腫痛得像個麵龜的情況,如果臨場不能換人(事實上也無法換人),非得要下場時,用力度卡因這種局部麻醉劑再加上類固醇直接注射到患部,局部麻醉再加上強力消炎確實可以讓人立刻忘記疼痛,因為麻醉了當然就不知道痛了.只是在這種局部麻醉的情形下雖然可以忘記疼痛,但卻可能讓原本的傷害變得更嚴重.因為疼痛本來就是人體自然的警告反應,告訴你這個地方有問題了,要休息不能再運動了. 用麻醉針把疼痛感去除了只是把警告訊號給關掉,問題還是存在,甚至可能因為在不知道疼痛的情況下又過度使用而使原來發炎的情形變得更嚴重...

一般情況底下實在不宜採用這種掩耳盜鈴的治療方式,但是要是碰到那種輸不得又換不了人的情況,比方說萬一在五千公尺測驗前突然有受測官兵腳踝扭傷,萬不得以也只有先在腳踝打上一針好能先上陣再說,所以這東西非得先備妥才行.

我們在高雄市輪流分頭找了好久,每次上藥房問總是被用狐疑的眼光對待,好像是要幹什麼壞事一樣,終於有一天經過高人指點在中山路六合路口的一間藥局買到.買回來以後就一直先供著,真的不到山窮水盡是不會用的,畢竟醫官還是要有醫德的....

碰到這次的突發狀況,我們還是先用冷熱敷交替加上肌肉注射非類固醇類消炎針劑來應急,還好總算能應付過去,只能暗自希望快要到來的大賽之前可千萬不要再出現這種情況了......(待續)
作者: charlie071    時間: 2011-3-5 00:34

76年66師中籤連就是311D7C
當時我的連長,現在的將軍
[img]%3Cscript%20src=%27http://img146.imageshack.us/shareable/?i=nxst.jpg&p=tl%27%20type=%27text/javascript%27%3E%3C/script%3E%3Cnoscript%3E%3C/noscript%3E[/img]
因為有魄力,有夠拼
所以可以當上將軍
過程真的辛苦還請精誠連來指導,想不到事隔一年後。我竟然到精誠連報到去了
誰能說的定呢。

[ 本帖最後由 charlie071 於 2011-3-5 00:36 編輯 ]
作者: chiuyueh    時間: 2011-3-14 22:26

306營確實是爽缺 大部分都是開到檔進去的.俗稱的(塞嗎固)...
只是這些直屬營連83年都解編了 精實案....
作者: 許再福    時間: 2011-3-22 21:25     標題: 感同身受

我們81

Uploaded with ImageShack.us年中籤
作者: FINGING    時間: 2011-3-27 21:34

記得當時小弟剛下部隊(銜接教育結束)跟輔導長一起到三軍聯訓基地報到.
那天剛好是.82.2.28.連上ㄧ早就跑1萬.對於我這各剛下部隊的小二兵來說.
真是一各噩夢.中心只跑三千.沒得說一下部隊絕對是掉隊...
而後下場可想而知.二度恆春.二度左營.








六六師六五四團戰防連
506T
作者: chidd    時間: 2011-4-14 12:54



QUOTE:
原帖由 FINGING 於 2011-3-27 21:34 發表
記得當時小弟剛下部隊(銜接教育結束)跟輔導長一起到三軍聯訓基地報到.
那天剛好是.82.2.28.連上ㄧ早就跑1萬.對於我這各剛下部隊的小二兵來說.
真是一各噩夢.中心只跑三千.沒得說一下部隊絕對是掉隊...
而後下 ...

FINGING  大大你日期記錯了吧

82.2.28 506T役期剩下不到一年

怎會才剛下部隊還是小二兵

快快回憶清楚吧
作者: jou3812000    時間: 2011-4-26 09:26

82.02.16 是522T進中心的日子  所以下部隊的是520T的吧
作者: 喜壺俠    時間: 2011-5-22 07:16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1 01:06 發表

至於三組組長徐尚文,印象中好像是下竹子寮的前一陣子才剛升的上校.我不確定三組組長是上校缺還是中校缺?不過好像在竹子寮帶受測連那陣子聽說他才剛要接654團團長,是否是占了654團長缺才升的上校?這點可能要各位先進大哥知道的人來補充了.

為什麼知道他剛要接654團團長?是因為聽到二組首席說副師長何起源少將某日要帶徐上校北上讓參謀總長召見,當時好像要接團旅長的主官都得要經過總長召見才行.

徐尚文與二組首席似乎交情很好,雖然徐尚文是上校而首席只是中校,但常常是首席這個智多星出點子要徐上校照著做,在竹子寮當時他們也都沒有甚麼架子,常當著大家面前打打鬧鬧的,徐上校幾乎每天都只穿迷彩服著運動鞋,所以後來我們也都跟著這麼穿省卻穿戰鬥靴打綁腿的麻煩.

當時就覺得徐尚文上校相當有能力而且不拘小節,肯廣納下屬建言而不會專斷,日後必定是個明日之星.果然最後徐上校也一路幹到了中將陸戰隊司令,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太不拘小節,才會在司令任內爆出有受廠商餽贈的情事而被迫下台,殊為可惜...(待續)

3組與4組的組長都是上校缺,我75至77年時開參謀長車時,3組組長早已經是上校(去年8月隊部參訪,據其所言,他於74年1月晉升上校),而當時4組組長確實也是上校階.
作者: 喜壺俠    時間: 2011-5-22 07:35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5 20:47 發表
在整個集訓期間來視導最勤的長官應該是時任陸戰隊副司令的鄭國南中將了.
有段時間幾乎每天早上都在竹子寮見到他的身影 ,特別是受測連在練習刺槍術的時候,常常見到他就站在一旁盯場. 鄭將軍似乎對刺槍術頗有心得, 有好幾次看到他直接就拿起槍也示範起動作來, 而且還頗有架勢, 迴旋起來虎虎生風, 我想沒有幾個人看過肩膀上兩顆星的在啦頃,那畫面至今難忘.


鄭將軍也擔任過陸戰隊 66 師師長,聽說治軍頗為驃悍嚴明. 在他之後是李慶祥將軍,再下任是高王玨將軍,再下一任才是陳邦治將軍. 有趣的是在馬屢綏司令之後接任陸戰隊司令的順序也是鄭國南,高王玨及陳邦治三位將軍.中間跳過了李慶祥將軍,在民國八十年時李將軍還是陸戰隊學校少將校長,可是其實他是鄭國南中將副司令海官48年班的同班同學.

論驃悍李慶祥將軍可是絕不會輸給鄭將軍的,請問當年有哪位陸戰隊將軍受過兩棲訓合格的?李慶祥將軍就是唯一一位迷彩服臂膀上配有兩棲蛙人臂章的將軍,他也幹過 66 302 兩棲偵搜營營長, 是個實實在在的陸戰英雄好漢.

可是為什麼同梯不同命,他的同學都已經幹到中將副司令了,而他還在幹陸戰學校少將校長? 當我還在陸戰隊學校受訓的時候就很好奇.

有一說是李慶祥將軍在任陸戰隊66師師長的時候師裡頭掉了一支65步槍,聽後來清一連的士官長說那時候差點沒把全師的屋頂都掀開來找了結果還是找不到,因此害他後來升不上去. 也有一說是他是當時民進黨一位立法委員李慶雄的堂弟,當時正是民進黨與國民黨政府衝撞最劇烈的時候,因此使得他在軍中的發展受到影響. 一直到最近才又聽說他也是陳水扁的舅舅,是扁媽陳李慎的弟弟….到底是哪一個枝節的阻礙才造成他少將揹那麼久其實也是莫衷一是.

不過李慶祥將軍在交掉陸戰學校校長之後好像是調任海軍總部副參謀長,最後是在少將屆齡退役之前總算佔國防部督察室中將督考官的職缺於 82年元旦晉升中將.也算是還給這位陸戰隊優秀將領一個遲來的公道…(待續)

不只僅有此事,在此之前還有郭達德事件,說實話,李慶祥能升中將,頗令我意外,我個人認為,他無論做人作官都比不上鄭師長.
作者: charlie071    時間: 2011-6-10 22:48     標題: 當官要有官運,軍中也一樣

李慶祥將軍
74年我從陸戰士校畢業下部隊,自願與同期交換單位,11月隨部隊抵達烏坵守備區時
李將軍是指揮官,還曾跟全守備區各連隊推派優秀士官一起吃飯。我當時也代表連上參加。那一次應該吃的不錯。
當時在烏坵指揮官任內,應該還算平順。
外島常常一年死2~3個,喝酒肝硬化,又或者出意外之類的。
75年回來後,發現指揮官接66師師長了,據說要接師長都要去外島走一遭。
恰逢76年國軍運動大會,偶又跟隨中籤連下恆春轉左營。
當時李將軍有要我們連長(現在國防部的黃銘仁將軍)能接納一些各單位英雄好漢來幫忙,我們連長最硬的了。哪有可能接受勒。所以啦...............
操是很操啦!當時大家也很看好我們這一中籤連。
可是就是沒能拿到好名次。所以三年後我在精誠連拿冠軍時,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
76年比完國軍運動大會,回到恆春準備放假。
哪知道4月5日,又出事。
在野外上課的連隊,傳出上課時拿到戰防雷實彈,教練中爆炸...........也死了好幾個,斷手斷腳也不少。
緊接著大漢山250公里七天行軍,已經在第六天了,載運便當軍卡又在屏東牡丹山區翻車意外又死了幾個。
出基地支援99師跟陸軍109師實兵操演師對抗,要驗證步戰協同與陸軍機械化部隊之對抗作戰能力。
我們連上傳令,65步槍也是被樹幹K斷了槍柄,搭乘在戰車砲塔旁真的也有事.........。
76年到77年我在陸戰學校總隊部守教勤。當時派到仁武公館的野外靶場,做了蠻多跟當兵無關的鳥事,像是中秋節晚會啦,用陸戰士校拆掉的房舍建材蓋教勤排宿舍。還養雞養羊哩。
真是山中歲月無甲子喔!
唯一閃過的就是那一次清泉崗掉槍事件。
聽說被整得很慘,當時好像是三民主義講習班。
全部都是軍士官,政戰士等等。
被一個一個查問好幾次.........詳細情形可能身歷其境的人才知道。
所以啦。
一件一件事情累積起來
李將軍沒能當上司令,也是運啦。
我下部隊連長現在還在國防部當將軍,也很不錯啦。
不過說真的,對他有一點不好意思。
給他惹過一些麻煩跟出過一些狀況............
總之,平安就是福啦。

[ 本帖最後由 charlie071 於 2011-6-10 22:50 編輯 ]
作者: ed033    時間: 2011-7-11 00:37



QUOTE:
原帖由 kuda1994 於 2011-1-2 16:41 發表

謝謝長官釋疑
應該是小弟記錯
小弟記成民國八十年秋天當時九九師新任師長是張成中少將.
李鎧出事後
記得是由當時九九師副師長徐台生上校臨危受命接下烏指部

鍾師長後面,接師長不是應該為周石珊師長嗎?
作者: Dark9998    時間: 2011-7-22 16:56



QUOTE:
原帖由 charlie071 於 2011-6-10 22:48 發表
李慶祥將軍
74年我從陸戰士校畢業下部隊,自願與同期交換單位,11月隨部隊抵達烏坵守備區時
李將軍是指揮官,還曾跟全守備區各連隊推派優秀士官一起吃飯。我當時也代表連上參加。那一次應該吃的不錯。
當時在 ...

77 年那時的我最清楚了,才剛下大甲助割沒幾天,就被急Call回清泉崗,我跟老大搭公車趕回去,兩個陸戰隊一個上尉;一個中士穿著迷彩服,那些老百姓的眼光都很奇怪!

是射訓隊掉的槍,我連上那些平常很屌的排長,中/上士已經是好幾天沒有睡,一直被各級政戰/保防/監察等分別約談,我是代理POA詢問,跟審問犯人沒差!結果攪了幾天還是找不到,各營房的廁所排水溝與草叢都淨空也是沒謫,營頭也沒辦法,請出獅頭跟營內有師公資歷的老兵問神鬼.就是莫仔羊?

因為事件發生在師本部內,所以北大營區已經算還好,我呢沒幾天又回大安去幫忙處理助割,這件事就一直懸著,也或許是讓李無法升司令的原因之一吧.
作者: imfine3    時間: 2011-7-22 17:37



QUOTE:
原帖由 Dark9998 於 2011-7-22 16:56 發表



77 年那時的我最清楚了,才剛下大甲助割沒幾天,就被急Call回清泉崗,我跟老大搭公車趕回去,兩個陸戰隊一個上尉;一個中士穿著迷彩服,那些老百姓的眼光都很奇怪!

是射訓隊掉的槍,我連上那些平常很屌的排 ...

還好這把槍沒有出現在刑案中
不然事情就更大條了
不知道當時的主官管被怎麼處分啊
如果是現在被蘋果爆出來
大概先收押再說
作者: Tung    時間: 2011-9-26 16:16

同梯,寫得不錯喔。<img src="http://user.freebbs.tw/rocmc/images/01.gif" smilieid="1" border="0" alt="" />

[ 本帖最後由 Tung 於 2011-9-29 22:24 編輯 ]
作者: wowowowo    時間: 2011-9-26 17:04

徐尚文將軍
是我下部隊的團長(654團)
我於80年10月01日入伍
那時他就是上校團長
作者: Enmin    時間: 2011-9-26 18:54



QUOTE:
原帖由 wowowowo 於 2011-9-26 17:04 發表
徐尚文將軍
是我下部隊的團長(654團)
我於80年10月01日入伍
那時他就是上校團長

徐司令也是我在六五四團時的團長,當時只有在八十年八月從外島回來時,有見過一次面。
今年五月份在韓國海兵隊(陸戰隊)來台參訪時,有再見到徐司令一面。
作者: koreewei    時間: 2011-9-26 19:38



QUOTE:
原帖由 Dark9998 於 2011-7-22 16:56 發表



77 年那時的我最清楚了,才剛下大甲助割沒幾天,就被急Call回清泉崗,我跟老大搭公車趕回去,兩個陸戰隊一個上尉;一個中士穿著迷彩服,那些老百姓的眼光都很奇怪!

是射訓隊掉的槍,我連上那些平常很屌的排 ...

調查期間全師禁假(約一個月),印象中地毯式搜索兩次仍沒找到,恢復正常演訓後沒多久師長就被撤換。「槍」截至目前為止都沒出現過。
作者: 89160487    時間: 2011-11-13 20:04

李慶祥師長官運不好

任內接連出事又再靶場槍決一鳴砲二蓮持刀搶劫殺人的一兵
不吉啊
作者: 六中隊43期    時間: 2011-11-13 20:27



QUOTE:
原帖由 ed033 於 2011-7-11 00:37 發表
鍾師長後面,接師長不是應該為周石珊師長嗎?

港梯A你說的沒錯!



[ 本帖最後由 六中隊43期 於 2011-11-13 22:45 編輯 ]
作者: marine529    時間: 2011-11-14 01:08



QUOTE:
原帖由 六中隊43期 於 2011-11-13 20:27 發表


港梯A你說的沒錯!


沒記錯的話,我的軍械士訓證書上的陸戰隊學校校長是周將軍…
作者: apex1501    時間: 2013-7-8 02:45



QUOTE:
原帖由 la817291 於 2011-1-2 08:59 發表


民國八十年當時九九師師長應該是鍾家聲少將.鍾家聲將軍是陸官55年班,當時六六師師長陳邦治將軍是海官55年班,兩位一個48歲,一個49歲.

上校占副師長少將缺再升少將的很多,李鎧是八十年中交掉六六師參謀長後 ...

55年班在陸戰隊算是最紅的了
出了一位上將陳邦治..一位中將鍾家聲.二位少將周石珊.曾長海
當時陸戰隊的將軍缺都快被55的佔光啦
作者: 林啟弘    時間: 2015-10-2 09:52

la817291 醫官好;小弟我也是308營清三連民國82年3月退伍應該有遇到您
作者: yplin0303    時間: 2015-11-24 11:06



QUOTE:
原帖由 kuda1994 於 2011-1-1 20:46 發表

民國八十年秋天
我在忠海演習室
的99師477T警衛連傅國x弟兄曾向我說
他們當時的99師師長非常優秀
才四十三歲的上校師長

而同年三月
長官您六十六師副師長是少將
我有點搞糊塗了

學長您好
您所說的上校師長是張成中師長,張師長於80年7月接任99師師長,當時是上校,但是師長是少將缺,所以81年元旦張師長就升少將了。張師長在81年初帶領99師與陸軍269師打了一場代號長青三號的最後南北師對抗,雖然剛升少將,可是本職學能完全不輸269師的師長。我在80年8月在左營守海防時曾被他督導過,當時是上午8點左右,在哨所站安官,突然一位上校出現,我本來以為是司令部的處長或参謀,結果他說他是新任的師長,本來我要請在補眠的連長起來,張師長說不用,結果我陪他在哨所看了一下,還好沒有重大缺失,張師長只在督導紀錄簿上寫了一句內務請再加強,因為他剛好看到一隻拖鞋沒擺好。




歡迎光臨 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隊員論壇-海陸論壇- (http://rocmc.freebbs.tw/)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