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移機已完成

 
標題: 我是蛙人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36 
分享   短消息  頂部
小弟我有通過蛙訓,又有榮幸進特勤,之前看到一個朋友,在FB發表《我是蛙人》一系列的網誌,覺得蠻認同的,在這裡跟大家做個分享,內容全部轉載自他的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57635745&sk=notes
另外 原作者也在論壇內哦~




「特種部隊跟特種行業一樣,隨時都要有被幹的準備。」


我是海軍陸戰隊蛙人部隊退伍的。

那是一段充滿陽光、汗水、淚水跟不欲人知的心酸構成的變態日子。

怎麼進去那個部隊其實也不用多說,反正就是一連串的幹串成的。

總之那段日子很累很有趣也很變態,足夠說嘴一輩子了。

對於蛙人,絕大部分的人印象就是蛙人操、搶背跟天堂路。


說說蛙人操這部分好了。

蛙人操是蛙人為了迅速熱身從事水上或水下任務時,所做的超強力拉筋動作。或許看一推猛男集體拉筋很有趣還是什麼的,整齊而經過排練的蛙人操變成蛙人固定表演的項目之一。

就像去安平要吃豆花、去西子灣要看夕陽、去總統府要喊抗議一樣自然。

來看蛙人,就是要看蛙人操。

所以我們得在平常就嚴格的訓練中,抽出更多的時間去溫習蛙操;為了整齊劃一的黑皮膚,中午得在大太陽底下甚至沙灘睡覺;為了展現部隊嚴格訓練的一面,表演時犯錯的就不用想放假了。


很幹,但還是一邊幹一邊完成每次的任務。


「大家他馬的好好表現,今天的觀眾是青春無敵的女高中生啊!」第一次表演時指揮官這樣說,他馬的是他的口頭禪。

我們在準備區一邊熱身一邊在身上抹油,感到有點興奮,不爽的心裡也消卻大半。

可是哪來的青春無敵的女高中生!那次的觀眾是一群歐巴桑!
為什麼歐巴桑會出現在蛙人營區看表演,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謎,感覺一整個就像進香團,猜想他們是來參拜青蛙大神的。(沒這種東西!)


「大家他馬的好好表現,今天的觀眾是青春洋溢的女大學生吶!」大概是在部隊裡的第四或第五次表演時,指揮官這樣說。

當時我們還是在準備區一邊熱身一邊在身上抹油,雖然早猜測到百分之九十九是謊言,可是仍然抱持的一線希望以絕佳的氣勢出場....

我們看到謝長廷坐在台上。


「大家他馬的好好表現,這次的觀眾是模特兒學校的學生吶!」忘了第幾次表演,指揮官這樣說。一模一樣的台詞,只換了觀眾名稱而已。

我們一邊熱身一邊抹油,沒人鳥他。

果然...這次是黑到連我們都自嘆不如的,穿著黑西裝的黑人吶!

聽說是某邦交國的外交官。


我們的蛙操人生,就在這一段又一段的謊言中度過...





[ 本帖最後由 茶堣 於 2015-7-10 21:05 編輯 ]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0 
從陸戰隊新兵中心來到傳說中神秘的蛙人部隊,是一個炎熱的七月天。

進到大隊裡第一眼的印象,就像來到了渡假的海邊一樣,每個人都裸露著上半身,露出曬成古銅色的肌膚跟像是會說話的肌肉。

那邊一堆人扛著氧氣鋼瓶,這邊一些人在將橡皮艇充氣,零零散散幾個人手提著蛙鞋,頭上戴著面鏡呼吸管邊走邊聊天,遠方似乎還有人拿著衝浪板(後來才知道那不是衝浪板而是救生板)。

好悠哉的陽光生活啊!

我開始幻想著自己擁有一身古銅的肌膚跟奮起的六塊肌,戴著墨鏡躺在充滿陽光的沙灘椅上,旁邊有一瓶清涼的啤酒,被我左擁右抱的兩個比基尼辣妹,爭先恐後的要我幫他們擦防曬油...

「你們這群小白兔,全部給我下車!動作快!」一個看起來就很魔鬼的肌肉猛男的鬼吼著,將我拉回現實。

等等!小白兔!?

雖然我們這些死新兵跟你們比起來是白了一點(其實白很多!),也不必用小白兔這麼娘炮的名稱形容我們吧!

分隊長(就是班長)一下車就要我們全部的人脫掉上衣,再來的日子裡我們就忘記什麼是上衣了。


報到之後離開訓還有二十幾天的空窗期。

這段時間除了體能的訓練之外就是將皮膚曬黑,常常在太陽底下曝曬一整天。太陽很大、很熱,但是我們不敢有怨言,也沒有怨言,因為我們不想再被叫小白兔。

再怎麼樣青蛙應該是蝌蚪變的,而不是小白兔。

我們得在這段時間適應這裡的步調、習慣、生活,學習在這裡生存的法則,還有盡快將自己的皮膚變黑。

再來我們得習慣老大哥(這裡的學長要叫老大哥)們開玩笑的方式,老大哥們搶背搶的兇,所以頭部應該受過不少重擊,說話的方式跟開玩笑的方式都與眾不同,而且這種與眾不同很容易讓我們小蝌蚪嚇出心臟病來。

例如洗好一堆餐盤之後....

「報告老大哥,餐盤洗好了,請問要放在哪裡?」一名怯生生的小蝌蚪問。

『喔,放在你的忠誠袋裡啊(忠誠袋就是是陸戰隊的背包)。』老大哥挖著鼻孔。

「啊!?」一臉疑惑的蝌蚪。

『懷疑啊!!』老大哥用很兇的口氣。

「報告,沒有。」蝌蚪緊張的回答。

『開玩笑的啦!忠誠袋怎麼放的下呢。』老大哥態度突然大轉變,一邊拍著蝌蚪的肩膀還一臉和藹樣。

「喔~~」鬆了一口氣的蝌蚪。

『我在跟你開玩笑你為什麼不笑!』老大哥臉色又變回來。

「啊!?」那個倒楣鬼蝌蚪臉色變的比嬰兒拉的青屎還要青。

『給我笑,笑到我說停為止!』

幹!根本一點都不好笑!

有了那次的教訓,我們每次在路上遇到學長都躲得很快,像是闖空門的小偷在躲警察一樣。


但諸如此類的事情可說是家常便飯。


當然,在這個號稱全台灣最沒人性的蛙人部隊,嚴格的體能訓練是少不了的,雖然號稱是循序漸進的科學訓練方法,但是一操起來還是受不了的痛苦。

而且在操體能的時候,還是得持續適應助教們的幽默。

一天正在操課,天氣濛濛的,有點快下雨的感覺,操課的那一大片草皮上出現了很多蜻蜓。助教突然沉默不語的望著天空,過了莫約1分鐘...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語氣中竟帶著一股哀傷。

「啊?」搞不清楚狀況的蝌蚪。

『我說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重複一遍他的問題。

「呃...報...報告助教,因為快下雨了。」一隻蝌蚪回答。

『是這樣嗎?全部伏地挺身20下。』

「啊?」大家你望我我望妳,搞不清楚狀況。

『懷疑啊!30下!』

這下子就是做就對了,「蝌蚪沒有懷疑的權利」我們又多學了一條這裡的生存規則。1..2..3..4...


做完了30下伏地挺身之後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再提了一次問題。

「呃...」蝌蚪們又是一陣你望我我望你。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彷彿變成說只會說這句話的錄音機一樣。

「報告助教,因為在草皮上的小蟲感覺到快下雨了,所以紛紛飛起要到別處去,而蜻蜓屬於肉食性昆蟲,自然會出來捕食小蟲,飽餐一噸。」不知道從那個角落,傳出這一隻博學多聞的小蝌蚪的聲音。

大家心裡響起了一陣歡呼,我甚至還看到有人興奮的握著拳頭。這麼專業的回答,這下應該沒錯了吧!

『是這樣嗎?全部伏地挺身50下』

「啊?」這個字是在心裡響起的,但我們已經知道蝌蚪沒有懷疑的權利。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0 
1..2..3..4...

『為什麼會有蜻蜓?』該死的助教還不肯放過我們。

「報告助教,你要去問蜻蜓啊!」不知道哪一隻殺千刀的蝌蚪給了一個這樣的回答。

我看大家心裡應該同時出現「糟糕!不妙!」的想法,而且非常準確的馬上印證了...

『問蜻蜓!?』助教的聲音突然變的像唱歌劇的女高音一樣高亢『全部伏地挺身100下!』

「幹」這個字在我們心中同時出現。

我想當蛙人的退伍後一定都是抗壓力一等一的高手。

那天就在反覆的蜻蜓問題下我們做足了350下的伏地挺身,跑了好幾趟折返跑,帶著全身痙攣的肌肉回到寢室,還是沒有人解開蜻蜓為什麼會出現之謎。

反正我們就是得適應就對。


誰叫我們還是一隻小蝌蚪。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1 
蛙人,只是一種通稱,

兩棲偵搜兵才是我們的名字。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是夜,
月光躲在薄薄的雲層後面發出朦朧的光線,遠處依稀傳來狗叫聲,
營房裡透露著昏暗的燈光,這是個大家都應該要昏睡的時間,
卻也是最適合兩棲偵搜蛙人執行任務的夜晚...

「安全。」擔任偵搜前鋒的阿美斯朝後面比手勢。

「你,左前方牆角。你,目標處前方牆角。」我熟練的打著手勢,指揮著一行四個人的偵搜小隊。

小日本到了左前方牆角,打出了安全的手勢。

麻藥到了目標處前方牆角,同樣的打出安全的手勢。


很好!這次的任務只准成功!


「我殿後,其他人進入目標。」我用手勢指揮著。


麻藥從牆角一個帥氣的轉身,踹開目標處大門,以非常帥卻絕對沒必要的魚躍動作躍入門內。

緊接著阿美斯在門口作了一個同樣沒必要的側滾,然後再一個沒必要的前滾翻翻入門內。

小日本從左前方牆角處一個後滾翻,然後起身衝刺,結果在目標處門口狼蹌的摔了個狗吃屎。


「嘖!多餘的動作有沒有這麼多啊到底。」我踩過小日本的身體,大搖大擺的走進伙房。


伙房!?


是的,這不是啥勞子的鬼任務,純脆是幾個半夜肚子餓的小蝌蚪對食物所做的突擊。

蛙人的伙食非常的好,而且每天吃四餐。

每天早餐都有配一罐統一的紙盒飲料,有時候是豆漿米漿、有時候是牛奶、有時候是飲冰室茶集。而且很有創意的經常變換菜色,匹薩、雞腿、牛肉、漢堡、沙拉、麵包的通通都有,有時候伙房發懶或是要清掃,還會從外面叫便當回大隊。

除了平常加菜是家常便飯之外,紅豆豆花、愛玉這些清涼消暑的涼湯更是滿滿的一大桶一大桶的,放假時留守在大隊的弟兄菜色更是豐富,七菜兩湯是基本配備,偶而還能玩玩野炊之類的東西。


所以肚子餓,找蛙人的伙房就對了!


「先找米酒,先找米酒。」阿美族的阿美斯嘴裡咬著手電筒,看到裝有玻璃罐的液體就往褲子裡面塞。

「記得幫我拿一瓶,我去冷凍櫃拿點冰的來喝。」同樣是阿美族的麻藥開了大冷凍櫃,整個人鑽了進去。

「小日本,快進來啦,躺在那邊裝死喔!」

「這邊有肉!」

「記得拿點下酒菜!」

「有沒有麵包啊?」

「順便看看明天早上吃什麼。」


「等等,有人來了!撤退撤退!」我聽到門外有腳步聲。

一行人拈手拈腳小心翼翼的抱著戰利品走出門口。

結果小日本又在門口豪邁的摔了一跤,還撞翻旁邊的空沙拉油桶,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嚇得我們拔腿狂奔,連頭都不敢回。


任務順利完成,全員皆平安撤退。



到了我們的秘密基地,大家興高采烈的將戰利品放好,準備好好的大快朵頤一番。


「呸呸呸!媽B咧!米酒瓶裝醬油哪一招阿到底!」阿美斯灌了大大一口,才發現米酒瓶裡面裝的是醬油。
「碎掉了豆腐!」麻藥用著很原住民倒裝句哀傷的說,卻總是注意到不是重點的事情。

「拿土司居然沒拿果醬!」阿美斯拿著一條白土司揮舞。
「果醬在這裡。」小日本從褲子裡面掏出來。
「這上面寫...豬油耶...」
「......」
「有木炭嗎?不然這塊肉就要生吃了爹絲...」小日本敲著一大塊硬梆梆的冷凍豬肉。


「...誰來解釋這兩隻冷凍豬腳跟這一把生的波菜。」我冷冷的說。
「不是說要肉跟下酒菜。」麻藥抓著後腦杓傻笑著。
「...........」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2 
「生的大蒜?」阿美斯雙手來回丟著兩顆生的大蒜。
「慌亂之中,順手拿的...」我學麻藥抓著後腦杓傻笑著。


那天晚上的偵搜任務,我們得到了以下物品:

用米酒瓶裝的醬油三瓶。
豬油一罐。
比硬漢還要硬的冷凍豬肉一大塊。
同樣硬的冷凍豬腳兩隻(麻藥從褲子裡掏出來的)。
濕答答而且碎掉的豆腐一塊。
白土司一條。
波菜一把。
生大蒜兩顆。


所以我們四個人將土司包著剝好的大蒜沾著醬油,在月光下享受了這彷彿可以擊退吸血鬼的宵夜。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3 
在集訓隊的這段日子,

每天,

每天都生不如死,

但所有人,

都想拼命活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蛙人的集訓隊簡直不是人待的地方,但要成為蛙人,就是要克服這三個月的訓練,以及神秘、但聽起來就很恐怖的魔鬼克難週。


才剛做完激烈的體能循環操,汗漿像是宣洩的水庫一般不斷的從體內湧出,短暫的休息時間沒有一個人還能是站著的,全都趴在地上,像一條被擰爛掉的抹布。
.
「欸,阿楷你流很多汁捏∼」麻藥傻傻的笑著。
「幹,這個在平地人的世界叫做汗啦。」原住民的形容詞很難讓人理解,但久了也就習慣了。
.

「嗶∼∼」突然一聲尖銳的哨音像利刃劃破充滿汗水和喘息聲的空氣「第一艇的隊員,你們的同伴遇難了,五秒鐘之內集合,十秒鐘之內到達一樓廁所整隊完畢!」助教吹完哨子,用一種似笑非笑表情大聲吼著。

珍貴的休息時間能坐著絕不站著,何況我們都已經累倒趴在地上了。但聽到那尖銳刺耳的哨聲,及助教那很雞巴的聲音,身子還是悲哀而習慣性的接受那雞巴聲音的命令,用軟的像根香蕉、酸痛不已的腿撐起身子,迅速集合完畢。


「第三間廁所,限你們三分鐘之內排除狀況,營救出受困同伴,稍息以後開始動作,稍息!」助教簡短的下達命令之後離開。


「幹,是三小啦...」麻藥敲了敲第三間廁所的門。

「唉...呦....救我...」門後裡面傳出一陣呻吟的聲音,麻藥嚇得倒退三步。

「喂!阿茂!你怎麼了!快開門啊!」艇長認出是阿茂的呻吟聲,搶到前去緊張的狂敲門。

艇長真不虧是艇長,危難時充分展現出有擔當的一面。

其餘同伴面面相覷,實在不明白區區一間廁所裡到底會造成怎樣的狀況。

「我...想說休息時間上個大號,結果...腿軟站不起來啊...唉∼∼∼呦∼∼救我....」阿茂呻吟著。

「幹!!」所有的人同時響起這聲幹,艇長的特別大聲。

「好...好..冷靜...我是艇長,我要冷靜」艇長用食指及拇指捏住鼻梁上端,像是個承受極大壓力的企業家。「阿茂你聽著,我們破門進去扶你出來,你先把褲子穿好。」

「可是...」阿茂的聲音軟弱而猶豫。

「快啦,集合時間快到了!破門了啦!」麻藥大聲喊著。

「等等!不要...!」阿茂大喊。


碰!!!


門開了。



阿茂光著屁股跌在蹲式馬桶後面,下面還拖著一條長長的....大便!?



「抱...抱歉,我真的...沒力氣...夾斷它...」阿茂歪著頭,淚眼迷濛的傻笑著,右手還莫名其妙的比出了個大拇指。


頓了五秒,大家有默契的同時用手把門緩緩關起來,艇長又做出承受極大壓力的企業家捏鼻梁的動作。

但艇長不虧是艇長,三秒鐘之內馬上恢復冷靜,用雙手拍了拍自己的雙頰,

然後緩緩的面對我們的說道:「好,大家聽好,幾個方法:方案一、找個勇士用人工夾斷的方式,救出同伴。有沒有人要自願犧牲?」

當一個強悍的蛙人,做起決定絕對不能畏畏縮縮!



所以我們臉上都很強悍的表達出「不願意」的神情。



「好,沒人,因為我也不願意,所以不勉強你們。那方案二、棄之不顧,雖然陸戰隊精神是不棄不離,但面對特殊狀況...這個...大家做好被處罰的準備就是了...。」艇長不斷的來回踱步。


說到處罰,再強悍的蛙人也會露出猶豫的表情,因為已經身處地獄,很難想像地獄裡的地獄是什麼情形。

「好!我懂!」艇長低著頭舉起手打斷我們對於無法想像的處罰的思考「...這實在不是我們能承受的起的後果,沒關係,還有方案三、把這條拖著大便的小青蛙幹掉,跟助教報告該員已殉職,然後...大家...把這件事當作我們共同的、永遠的秘密...」

艇長手背在後面,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望向遠方。

「你們的答案是...」

「三!!!」幾乎不用考慮,所有的人答案一致。

「讓我再聽一次你們的答案!!」艇長熱血的喊道。

「三!!!」

「好...難得...真是我們這艇弟兄難得的團結...總算在患難中得到團結,也不枉你的犧牲了,阿茂...」 艇長幽幽的說 。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3 
「等...等等!」阿茂在廁所裡大喊,然後發出一陣乒乒怦怦的聲音。

聽得出阿茂很努力的想自己排解狀況。

「記...記得嗎?我們當初編為同一艇時,在月光下一同許下了什麼樣的願望...?」廁所裡發出阿茂掙扎的聲音,他用著虛弱卻很堅定、感性卻又很勇敢的聲音說出這段話。


所有的人心頭一征,握緊了拳頭!

「阿....阿茂...」艇長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們每個人都對著月亮發誓過....我...」門後發出阿茂掙扎著站起來又跌倒,撞倒垃圾桶的聲響。


所有在門外的人,早已熱淚盈框,不能自己。

是啊,那天在皎潔的明月下,我們曾一同發誓,每個人都說過的那句話...

「我們...我們要活下去!!!」阿茂大喊。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又是心頭一征。



「阿茂!加油!你可以的!」艇長握緊拳頭,率先打破僵局。

「阿茂!加油!」
「阿茂!你可以的!」

「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阿茂!」

所有人扯開喉嚨,迷濛著雙眼不斷的嘶吼。
「九條好漢在一班∼九條好漢在一班∼」阿萬在旁邊起了音。沒錯,這種時刻用軍歌來陪襯的確再適合不過了。
.
「九條好漢在一班∼九條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管他流血流汗∼」然後廁所塞滿了熱血而高亢的軍歌,彷彿集成了一氣軍魂,要變成一條龍沖天而去的感覺。

.
然後,


在熱血而慷慨激昂的歌聲中,門緩緩的打開,


「我...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阿茂拖著顫抖的身軀,從廁所裡面爬了出來,很努力的用手臂做出匍匐前進的動作,頭上爆著青筋,咬著牙....

「不要放棄我們的弟兄!」艇長大吼。

心中熱血的誓言讓淚眼迷濛的我們激動不已,全部的人圍了上去。

「好弟兄,我們會一起活下去的!」8
「阿茂,我就知道你行的!」
「阿茂!撐著!我來扶你!」
「阿茂!手伸出來,我們一起邁向充滿希望的明天!」

大家紛紛伸出手,要把阿茂拉起來。

「好...好弟兄...」阿茂伸出右手虛弱的說。


突然之間,畫面全部定格。


阿茂的手顏色不對勁。


「對不起,我還是夾不斷...所以就用手...」


阿茂話還沒說完,剛剛熱血的、弟兄的手全部縮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數十隻腳不斷的往阿茂頭上踹。


「呼∼還是選擇三吧。」一陣亂腳狂襲過後,艇長也恢復了冷靜。


「你們...為什麼....為什麼只踹頭...」奄奄一息的阿茂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說出也許是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個疑問。


「喔,因為踩到大便實在太髒了。」所有人異口同聲。


後記:

經歷了這場浩劫,阿茂終究是活了下來。

但頭部因為被亂腳狂襲,而留下一條閃電疤痕。

之後,阿茂就被稱作「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4 
說到蛙人就想到海,蛙人就是海上的男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不見得…..我有一個同梯的,游泳超快,每次在游泳池速度游,他通常都是第一名。

「因為我很怕水,游快一點就不用在水中待那麼久。」他這樣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天從早上七點開始,炙熱的陽光就豪不留情的灑在大地上。


而今天白天一整天的科目只有一項,海上長泳。   


從營區跑到沙灘的5km熱身時,我已經注意到同艇的阿茂臉色非常的蒼白,上次在碼頭跳水時,他因為害怕開放水域不敢跳下去,然後被助教一腳踹到海裡的陰影恐怕還讓他心有餘悸,不過被踹下去之後他人生第一次的海泳就在吃了兩口水之後展開了。


「我還是很怕…」在沙灘上整理東西時阿茂這樣說。   


「幹!怕三小啦,很可愛的啦海!」麻藥說,頓了一會兒,他突然一臉正經的看著阿茂,拍著他的肩膀說:「把海水當作保力達你就不會怕了。」   



雖然我知道麻藥是很好心的想要讓緊張的阿茂心中的恐懼消除一點,不過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把海水當作保力達就不會怕了。  


「其實當作維士比會更好,最好再加上小虎咖啡。」從旁邊經過的阿美斯補上一句,也順便拍了一下阿茂的肩膀。   


原住民的邏輯實在很難一下子搞懂,被這兩個阿美族的一亂,我只覺得阿茂好像更緊張了,很顯然的他沒有喝過保力達,更別說是加了小虎咖啡的維士比了。     


艇長在這時也走過來,用一個很長輩的眼神看著阿茂,然後溫柔對著阿茂說:「放心,上次我們沒有放棄你,這次我們也不會放棄你。記得嗎?我們說過要一起活下去?」   


阿茂看著艇長,我覺得他就快感動到熱淚盈框了,他握著艇長的手說:「我會加油的!我們要一起活下去!」
幹這種發展實在太矯情了,而且上次在廁所明明每個人在阿茂臉上踹了一腳,還說要一起活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蛙操!」助教喊了一聲。然後所有人就準備動作,開始跟著助教的哨聲與口令開始跳蛙操熱身。   


「其實單喝維士比的確不太好,如果再加上柳橙汁跟國農鮮乳,就會讓你忘了煩惱。」在跳到蛙操第二節時,麻藥不死心的繼續跟旁邊的阿茂說


「一定要國農的喔!差很多啊那個味道。」   


的確差很多,這種原住民式的調酒,加保久乳跟加鮮乳口感完全不一樣,而且還真的很好喝,不過上次他明明說這種調酒叫「忘了回家」….   


「把魚雷浮標綁在腰上繫緊,魚雷浮標是確保各位的安全務必綁緊,但是等一下長泳讓我看到誰抱著浮標誰就倒大楣,現在下達安全規定….」熱身完畢長泳就要在教官下達安全規定之後開始了,阿茂的臉色越來越慘白。   



一個正面八個人,然後每一排在助教嗶一聲之後,就要雙手架在胸前,然後直直往地上倒下去,只用前臂著地,這是蛙操第一節的前撲,然後從沙灘往海上匍匐前進,直到整個人被海水淹沒,這是長泳固定的開始,每次在匍匐前進時我總會想起那些孵化後奮力往海上爬的小綠蠵龜。   


長泳科目時,並不是那種盡情的享受大自然、風與大海的悠然情境,而是要排成規矩的隊伍,而且還要標齊對正、唱歌答數,助教則在旁邊的幾艄橡皮艇上隨時清點人數跟注意任何狀況。


這天的風浪有點大,隊伍常常散掉,雖然長泳游的是抬頭蛙,但是大浪還是一直讓我們的口鼻吃水,不但隊伍標不齊對不正,唱歌答數也兮兮落落,這可惱怒了助教。   



「後面跟上!快跟上!馬個B對也對不齊,海帶都比你們會排隊!那麼小聲唱歌,連螃蟹唱歌都比你們大聲!」助教站在橡皮艇上大聲的吼叫,大部分的助教也都是原住民,所以用詞用語跟形容也一樣用一種很微妙的邏輯….


「還好吧?」我看著旁邊臉色慘白的阿茂。    「嗚…恩…額…」阿茂不斷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算是回答我了。

「好吧…那你就…想想保力達好了…」最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鼓勵他了。


     炙熱的陽光跟過大的風浪不斷摧殘著我們的體力跟意志力,這時候第二艇的黃智瑋不知道從哪裡抓了一隻螃蟹遞給在橡皮艇上的助教,過不久又抓了一隻花枝遞上去,我看再多游幾個小時,整個大隊就可以加菜了。   

「大海是我們的冰箱啊!」黃智瑋說,他是跟泰雅族很有淵源的太魯閣族,明明離海邊就有點遠。
「而且還是你們的廁所咧!」我剛剛就看到他突然慢下來,然後過一下子有加冷筍的動作。

    「哈哈哈哈哈哈大海是母親啊!她能包容一切!」念師範大學的黃智瑋講話就是硬多了幾分說服力。

「幹最好你在你老木身上尿尿她不會賞妳一巴掌啦!」阿萬說話了,這個客家人說的那聲幹還滿道地的。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4 
「嗚…恩,,.額…斯…咳咳咳咳咳」阿茂在旁邊又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看來是很想搭一些垃圾話,但是同時又在跟自己對大海的恐懼搏鬥著同時又嗆到。   

突然在隊伍裡傳來一陣騷動,發出很多種語言的聲音,有各族原住民母語、客家話、日本話、英語跟國台語,通通都在表達同一個意思,


「幹!」

然後很明顯的整個隊伍從中間分成兩邊,一條碩大且形狀完美大便就在中間隨著浪起伏起伏著。   

「原來大便在海上會浮起來喔!」黃智瑋邊閃躲邊發表意見。   

「這不是重點吧!」我大喊。根據浪的方向跟距離,大概再過三秒鐘,那條碩大且形狀完美的大便,就會迎面撞上還在跟大海搏鬥的的阿茂臉上,而且我堅信大家都發現這件事了!   

但是發現歸發現,為了友情而滿臉大便與冷眼旁觀下做抉擇其實還滿容易的,阿茂又再一次被遺棄了。   

就在最後一秒,大便衝著浪要往阿茂的臉上撞擊時,阿茂突然眼神一定,往浪中潛去,然後做了一個漂亮的鐮刀式入水,我們看著那條大便乘著浪,驚險的劃過入水的阿茂尚留在海面上的腳踝,看到這一幕的人,不由得停下節奏,雙腳踩水,雙手高舉過海面用力的拍手。   


不過這也讓整個隊伍七零八落,助教氣沖沖的操著橡皮艇衝過來,先大聲的將隊伍整好,然後再罵個兩三句,才讓我們把原因說清楚。   


「不過是條大便嘛這個,你們是蛙人耶!全部人給我翻一圈!」助教大喊。  我很討厭在海中翻一圈的動作,各位自己試試看就知道了,不但暈頭轉向,還會吃水。然後翻一圈之後,助教又追加了三圈,害我整個鼻子一直進水。  


「我跟你們說…大便這種東西你們不需要怕的,因為再來你們也是要…」助教說到這裡,冷笑了一下,然後就操著橡皮艇退回到隊伍後方。    幹話沒說完反而讓人很想知道他到底要說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過了不久助教又操著橡皮艇來到隊伍旁邊,指著很遠地方海上的一艘軍艦,宣布今天早上的課程,只要游到那艘軍艦繞一圈就可以回頭準備上岸了。    然後我們對的定點游了一個小時之後,發現哪艘軍艦開走還是怎樣總之就是不見了,大家很擔心就這樣一直游到晚上,於是舉手向助教反應。   


「不見就不見啊我有什麼辦法。」助教冷冷的回答,順手在整理大家不斷丟上橡皮艇的魚獲。


「可是助教,那個船…」我們覺得一直游到晚上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蛙人咧!吵什麼吵!像個娘兒們一樣,通通把泳褲脫掉帶在頭上!」   


然後接下來剩下的整個上午的時間,我們都用垂釣的方式在游泳,還好沒有釣到魚…後記:海上長泳的科目通常是一整天的,早上下水之後,第一次上岸就是吃午餐了,然後再下水,第二次上岸就是準備回營區吃晚餐了,所以不會有我們擔心的一次游到晚上的情況發生。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6 
我是蛙人(五)世上只有媽媽好

  蛙人集訓隊,要通過為期12週的集訓課程,其中包含六天五夜不眠不休的綜合考驗週,俗稱魔鬼地獄週,一共有21關,爬過最後一關的天堂路之後,才有資格被稱做蛙人。

在受訓這段期間,我們只是一隻長的像精蟲的蝌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集訓隊的生活其實很簡單,就是從早操到晚。有時候在游泳池操上一個白天,有時候在海上度過一個下午,操舟、頂鋌、蛙操、長跑、游泳、救生、水上技巧…各項技能都是我們必須快速學習的,迅速的學習技巧,大量的鍛鍊體力, 為的就是通過最後一週的魔鬼地獄週,好讓我們能取得進入蛙人部隊的資格,而不再是一隻長的像精蟲的小蝌蚪。

   
有強壯的身體,過人的體力,就能當上蛙人。


「有強壯的身體,過人的體力,並不能你們當上蛙人。」但那週的值星助教林智麟這麼說。他的名字跟名模林志玲聽起來一樣,所以被稱做兩棲的名模林智麟,因為是泰雅族原住民皮膚很黑,我們直接叫他暗黑名模林智麟。(跟波多野結衣沒關係)

如果有強壯的身體跟過人的體力還不能當上蛙人,那就是必須要有更強壯的身體跟更過人的體力了,每天被操的精疲力盡的我們是這樣解讀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連萬育現在正努力的將自己塞進鐵製的內務櫃中,因為助教說他的內務櫃門沒有關好,我們很想笑但是不敢笑,因為剛剛阿茂笑了,然後他現在正努力將自己塞進去忠誠袋*裡。

   前天麻藥遇到助教問好不夠大聲,就被助教叫他跪臥挺腹*在連舍外面的柏油路上,小日本經過笑了出來忘記問好,然後他就跪在麻藥身上, 走在後面的阿美斯很機警的用盡全身的力量喊了一聲「助教好!!」……然後他就跪在麻藥跟小日本身上了,

因為他聲音太大嚇到助教。

跪臥挺腹疊羅漢在平常訓練中還滿常出現的,但我們可不想在盛夏的大太陽底下跪在柏油路面上,身上還堆滿了人。所以等助教走了,我跟智瑋才從樹上跳下來。

「幹…你們爬樹的動作真快…是猴子嗎你們…」麻藥在一樓辛苦的發出聲音。

「當然話啊,我們山上的孩子爬樹一定快的啊」智瑋有點幸哉樂禍的說。重點是看到助教跟老大哥能閃則閃就對了。  

「樓上的…不要動來動去….這樣的話…我會…恩∼∼」夾在中間的小日本很辛苦的發出一聲嬌喘,真不虧是從A片大國日本留學回來的。

夏天的集訓隊通常一整天都是打赤膊只穿一條慢跑褲,我還真怕這樣摩擦會擦出什麼火花來嘖嘖。


「你們幹嘛跪在這邊!?」另一名助教經過問了他們,然後他們三個就被救了。


「幹!你們爬樹的動作真的有夠快!什麼時候又爬上去的啊!」等助教走後麻藥對著樹上的我們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連萬育終於將自己塞進內務櫃中,而阿茂不管怎麼努力始終露出半個身體在忠誠袋外面。所以他就被罰跪臥挺腹跪在寢室裡,然後另一個助教嫌他跪在中間很擋路,就把他塞進床底下去。


    晚間操課的項目通常都是體力鍛鍊,但集合完助教就說今天晚上課程很輕鬆,只要做一個項目就好,就開始熱身了。我看著他們露出詭異的笑容,覺得事情絕對並不單純….


  「好,一上二下動作做標準,500下就好,要是有一個人做的不夠標準我們就重頭來。」助教說。

今天晚上唯一一個項目就是掌下壓(伏地挺身)。

「一二、一二」

「李予翔動作給我做標準!你要害你們同期的就對了!好,重頭算!」數到173下時,助教開始發難了。

「一二、一二」

「呂明勇!你不是很強!給我下去一點!不下去是不是,好,重頭算!」第二回又數到220下時又被歸零了。

「一二、一二」

「你們聽清楚誰害你們的啊!謝家俊害你們的!是TO~NY害你們的,重來!」第三回又到一百多下時歸零。

然後整晚就不斷的歸零、不斷的歸零,我們的手早就已經失去知覺,流下來的汗也在柏油路面上形成一個人形,昏暗的路燈下,是一雙雙發抖著的手。

不知道實際已經做了多少下了,每個人都在很極限狀態下撐著酸痛的手臂跟腰,不只體力,連意志力也逐漸潰散中。


終於還是有人撐不下去了,阿嘉跌趴在柏油路面上,身體的痛跟意志力喪失讓他哭了出來。

「哭什麼!給我起來繼續撐住!想退訓是不是!」助教咆哮著。

「報告!不是。」阿嘉聲音帶著啜泣。但沒有人會笑他,因為大家都很想哭。

就在阿嘉重新撐著之後,助教一上二下的掌下壓停止了,只讓我們繼續在昏暗的路燈下繼續用手撐著身體,聽著寂靜的風跟深沈的夜。

但陸續還是有人撐不住而跌在柏油路面上,但助教一個一個的咆哮又讓他們撐了回去。

「會不會唱世上只有媽媽好?」又不知道撐了多久之後,助教終於出聲。

啊幹!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招也太卑弊了吧!


「黃智瑋你發音。」

「世上只有媽媽好……」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6 

世上只有媽媽好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投進媽媽懷裡 幸福享不了

世上只有媽媽好 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隨著風兒飄落 幸福那裡找

沒有媽媽最可憐 有媽的孩子真幸福

我願常在媽身邊 享受天倫樂




然後啜泣聲就像瘟疫一樣蔓延開來,但大家盡力忍著,我想這之前大家絕對沒想過唱這首耳熟能詳的兒歌,會讓我們眼淚不自覺的一直留個不停。

那天的夜晚,連空氣都感覺充滿了哀傷。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流淚....」

「媽媽,因為你想起了媽媽」食神這樣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蛙人絕對不是有強壯的身體,過人的體力就可以了!你們可能覺得助教們一直在找你們麻煩,但我們要的是讓你們擁有絕佳抗壓力,沒有這點你們就絕不可能在這邊繼續撐下去,

我們要的強,不只是身體上的強,我們要讓你們知道自己弱在哪裡,我們要的是你們更堅強的心!」

在連集合場上集合準備晚點名前,助教長這樣對我們說道。


「大家有沒有覺得自己的心又更堅強一點了!」助教長大聲問。

「有!」我們帶著似乎很悲壯的聲音回答。

「要不要繼續撐下去!」助教長又問。

「要!」

「好,值星班長,出來主持晚點名。」然後助教長退回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應到78名,實到76名,剩下兩個到哪去了!?」值星班長大聲問

然後在床下跟內務櫃裡的阿茂跟連萬育才被想起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俗稱第八節的跪臥挺腹



*阿茂要塞進去的忠誠袋就是陸戰隊的行李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8 
我是蛙人(六)既然是蝌蚪就給我用力游啊!



「媽媽和女友同時掉下水,你會先救哪一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依然是酷熱的夏天,毒辣的陽光跟燥熱的空氣讓我們感到相當煩躁。

    但有一個好消息,就是今天的課程會在忠誠游泳池待上一整天;同時也有一個壞消息,就是今天的課程會在忠誠游泳池待上一整天…

    從大隊跑2km就到忠誠游泳池了,忠誠游泳池是一個標準池,除了多了二樓的觀禮台之外,跟大多數的游泳池沒什麼不一樣,一般參觀或電視上看到的蛙人水上戰技,都是在這個游泳池表演的。另外忠誠游泳池的水終年冰寒,大概是累積了太多蛙人的怨念造成。

    游泳前要先跳蛙操、拉筋熱身,然後操至少一個小時體能。

「操到沒力你們就知道游泳怎麼省力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助教帶著機八的嘴臉這樣說。雖然後來知道這是真的,但從助教那付機八的嘴臉說出來,只覺得他們是想操死我們而已。

    游泳訓練除了陸上熱身之外,通常就是從緩游1000m熱身開始,一個接一個接成一條長長的人龍,然後因為緩游很無聊,我們都在水下玩猜拳脫褲子的遊戲。

    上午開始是水上救生課程,救生四式、防禦法、入水、拖帶、起岸、掙脫…這些經過訓練其實都不困難,但我們莫名其妙的在「給溺者安撫」這一項嚴重卡關。

「先生/小姐,請你不要緊張,我是一個合格的救生員,我來救你了,請你跟我配合。」

    示範的助教用漂亮的跨步式入水,雙手精彩的抱水,連頭髮都沒有濕,然後用優雅抬頭捷游到游泳池中央,說完這段話,然後用救生動作救起另一名充當溺者的助教,拖到岸邊,上岸,結束。

一段完整且完美的泳池救生示範。

輪到我們時,充當溺者的助教就沒那麼客氣了,據助教的說法,在水中瀕死的人會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力氣,而且從各種你想像不到的地方像你襲擊而來。

阿賓跳下水才游接近就被助教抓著頭往水中壓,失敗。上岸蛙跳100下。

阿美斯比較機靈逃過壓頭,但被助教抓到手直接被水中關節技壓到池底,另外一名助教潛下去拍地數1、2、3,然後失敗。上岸蛙跳100下。

阿茂跳下水同時發出一聲娘兒們的叫聲「啊~~~~~~」,所以連救生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叫上岸,蛙跳100下。

呂銘勇是體育科班出身,運動神經發達且高傲的他,說什麼也不會讓助教抓到他,所以變成溺水者游著快速的抬頭捷追著救生員跑的奇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也是失敗。上岸蛙跳100下。

小日本居然第一個成功解開助教關節技,真不虧是擁有A片大國國籍的及柔軟筋骨的狠角色,不過他在念救生台詞時,一時慌亂用了日文,助教聽不懂,所以失敗。上岸蛙跳100下。


後來大概助教也累了,就隨便抓一下,沒抓到就讓你繼續,但是之前戰況實在太慘烈,大家緊張的提防著,結果台詞這一關硬是卡住一些人。

「先生先生,恩….那個…那個…」忘詞,上岸蛙跳100下。

「先生,你好….安安….幾歲….住哪….」不知所云,上岸蛙跳100下。

「先生,請問幾位…」餐廳打工啊!上岸蛙跳100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場,上岸蛙跳100下。

「先生,請你不要緊張,我是一個合∼∼∼∼∼∼格的救生員,我來救你了,請你跟我配合。」這一段講得非常完整,可惜他為了表現自己的游刃有餘,又加了一句「待會上岸後一起喝杯咖啡,揪咪」然後就上岸蛙跳100下。

「 オモオゆ…緊張ウスゆザゑクイゆ…」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49 
小日本又是你!給我上來!蛙跳100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午的課程是水上戰技,包括平潛、水肺、漂浮、借物漂浮、綁手綁腳、水中解縛…等等琳琅滿目。

助教要我們游自油式踢蛙腳,然後我們多學了聽說叫做海盜式的泳姿。

助教拿了船槳,要我們上半身划槳,下半身踢蛙腳,除了上半身很吃力之外,其實速度還滿快的,只是會一直原地打轉…

助教要我們七個人一起游,然後每個人抓住前面人的腳,根本是人形蜈蚣水中版。

助教要我們著全套迷彩服,然後在水中看誰脫的快。

助教把水肺、面鏡跟蛙鞋丟到池中,讓我們深潛下去找裝備,並在水中裝備完成。結果每個人都先找氧氣筒呼吸,再拖著氧氣筒去找蛙鞋面鏡,結果大家都上來蛙跳。正確流程是先找面鏡,你才能在水中看的清楚,但是因為面鏡很輕,助教都嘛丟很遠,氧氣筒很重丟不遠目標又大,先呼吸才是王道啊!

助教拿了繩子,將我們的手綁在背後,雙腳腳踝也用繩子綁起來,然後要我們跳下水游過去對岸,這是蛙人有名的綁手綁腳游泳。高傲的呂銘勇太暢秋,說綁手綁腳他國小就會了,結果助教把他的手跟腳綁在一起踢下水,還好我們來得及把他救起來。

後來助教將我們分成六個人一組,拿出一把硬幣往水裡丟,我們必須在沒有泳鏡的情況下把一元硬幣撿起來,撿最多的第一名,然後第二名、第三名以此類推…

這一次競賽並沒有處罰,讓我們有點不寒而慄,但也讓我們對人性燃起一絲希望,助教這種生物還是有可能變回平凡的人類的。

後來才知道原因在借物漂浮這個項目….. 借物漂浮是假設你在海上遇難,你能撿到什麼東西並利用它幫助你漂在水上,增加被救援的時間。

助教已經幫我們準備了我們能用什麼東西拯救自己的生命。

剛剛水中撿硬幣的遊戲中,

第一名的那組,發到了一個背包,裡面還偷塞了保力龍,簡直可以漂著睡覺了。

第二名的那組,發到了一件迷彩上衣,只要把袖子綁在頸後,然後抓住衣角往水中拍,就可以讓衣服中充滿空氣,借著空氣浮力漂浮。

第三名的那組,發到一件迷彩長褲,原理同上衣,將空氣所在褲子裡借空氣浮力漂浮。

第四名的那組,發到一個水壺,水壺自己會漂,但是體積太小沒辦法載人,只是為了證明蛙人什麼都行,所以就人跟水壺一起漂著漂著,就當是水壺版的Wilson陪伴著好了….

第五名那組,發到一個鋼盔,陸戰隊用的鋼盔只會沈不會浮,但是蛙人什麼都行,所以就讓鋼盔藉著我們漂浮,也算是借物漂浮的一種就是了。

第六名那組,助教將物品丟入水中時,沒人知道他丟了什麼,直到阿茂發現身邊漂著一個保特瓶瓶蓋,以為是垃圾所以游到岸邊放上去時又被踹回來。

「丟掉漂浮用品的回去就倒大楣!」助教吼著。

保特瓶蓋!?保特瓶蓋!?保特瓶蓋!?保特瓶蓋!?保特瓶蓋!?保特瓶蓋!?

然後第六名那組的,就在水中用兩隻手的食指扶著瓶蓋踩了一個小時的水,其中因為瓶蓋是白色的,助教又一直在旁邊造浪,所以最後有三個人的瓶蓋不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媽媽和女友同時掉下水,你會先救哪一個?」

『我是一個經過嚴格訓練合格的蛙人,我兩個都救起來!』

「可是同時只能救起一個呢?」

『我是一個經過嚴格訓練的蛙人,我兩個都救的到』!(提高音量)

「可是就只能選擇一個啊!!!」

『我是一個經過嚴格訓練的蛙人,我兩個都救的到!』(大吼)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0 
我是蛙人(七)哇操!



哇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沙灘,

屬於蛙人的沙灘,非桃子園沙灘莫屬了。


從大隊跑到桃子園沙灘大約5km,是一個很適中的熱身距離,這片沙灘很平凡,馬鞍藤、漂流木、灰色的沙子,很典型的西海岸沙灘,但對我們這一代的蛙人來說,那是一個特別的地方。


特別幹的地方!


我們在這片沙灘上受.盡.了.折.磨!


我們經歷過這片沙灘的凌晨、白天、中午、黃昏和深夜,
我們在這片沙灘上曬著太陽脫了一層又一層的皮;
我們在這片沙灘上承受著一個又一個的訓練跟折磨;
我們在這片沙灘上將便當和著沙子吃。


依然是炎熱的一天,而今天一整天都是桃子園沙灘的課程,科目就是蛙人操。


標準蛙人操總共有26節,然後從裡面挑10個最機八最折磨人的動作出來,就是一般看到表演用的蛙操。


毒辣的太陽讓我們光跑到桃子園沙灘就已經滿身的汗漿,還好沒有濕透衣服這件事,從到集訓隊的第一天,我們大多數的時間不是只穿著一件慢跑褲,就是只穿著一件泳褲,跑步時腳上再加上一雙跑鞋,其它的什麼都沒有,連手錶都只有艇長能帶。




「蛙人操是是為了讓蛙人能迅速拉筋熱身,可以快速的執行水上或水下任務,同時柔軟有彈性的肌肉也能讓你們降低受傷的機率,….」助教長介紹著我們即將學習的蛙人操。

在滾燙的沙灘上,內行的都知道慢慢的將腳左右移動埋入沙子底下,會發現到一個冰涼的世界。在我左邊的阿萬也這樣做了,在我右邊的阿美斯也這樣做了…果然都是內行人….

「接下來我請學員出來示範要領,阿美斯…」助教點了阿美斯,伸手要將他拉出列。

可能太陽曬太久有點恍惚,阿美斯一看見有人向他伸出手來,眼神一定、腰部一沈,一個腰馬合一將腳上的沙子踢向助教的眼睛!

幹你武俠小說看太多逆….我們都露出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

然後他就到海邊去一上二下的伏地挺身,助教數到二就不讓他起來了,免費海水喝到飽。






第一節是前撲,就是筆直站好,然後直挺挺的往前倒下去,在接近地面時用前臂著地,肩膀的力氣不夠除了容易受傷,還會讓你的臉直接跟地面碰觸。

「我知道這個叫做蛙人自殺啦!我國小就會了!」呂銘勇又暢秋起來。我很想知道他國小讀哪裡,怎麼教那麼多東西。

後來我們才知道前撲不用手直接面著地才叫做蛙人自殺,助教順著他的意讓他示範了一次,然後我就陪著流著鼻血的呂銘勇到救護車那邊去了。


「聽說你以前念獸醫啊?」每堂課程都坐著救護車的小醫官是預官,是整個大隊裡唯一不用受蛙人訓的人類。


「報告,是。」我回答,然後將呂銘勇的頭抬高。

「要不要過來做醫護兵啊?」小醫官一邊將棉花球塞進呂銘勇的鼻孔裡一邊微笑著問我。

「可是…我…讀的是獸醫耶…」

「那比我好很多啊!我是讀水產養殖的耶,你比我讀的接近人類一點啊!」當然小醫官是有另外受過醫護訓練的。

「幹…我覺得我還是盡量不要受傷好了…」







助教剛剛示範了背部運動,坐在沙灘上,兩隻腳平行打開超過150度,雙手向上伸直交叉互握置於耳後,然後上半身往前整個胸部貼於沙灘,然後頭抬起來。


這是要我們死嗎?


助教要我們坐在沙灘上,兩隻腳伸直打開,一名助教坐到我面前,兩隻腳撐開我的
腳,雙手拉著我的手。

「助…助教….這….這樣有點害羞…」

一名助教走到我的背後。

「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983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1 

身後的助教溫柔的搭上我的肩。

「報告助教….那個….啊!!!幹您娘這麼突然!!啊~~~~~~!!!!」


前面的助教猛然的將我前拉,後面的助教用力的往下壓,我腦中一片空白,只記得
嘴裡飆出的髒話跟快脫糞的感覺。

「低標是額頭點到地喔~再來再來」助教慢慢往下壓。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差一點了,深呼吸你深呼吸就會慢慢下去。」助教很有耐心指導。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叫出來沒關係,叫出來。」

「幹!!我一直在叫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然後我的額頭啪一聲從沙灘上撞上去,

助教放手了,我看到天使在旁邊唱歌。


「各位有沒有看到,慢慢來就可以做到標準。」助教在我們做這個動作時,對髒
話的容忍度超高,可能是想說對一個接近心靈死亡的人不必計較那麼多吧。


我額頭上都是沙子,臉上則掛著鼻涕跟眼淚,拖著快脫糞的腸子,慢慢的爬回隊
伍。


俗稱第八節的跪臥挺腹是我們最大夢魘,在蛙人的世界裡,隨時都有人叫你跪在那
邊,而那個跪就是跪臥挺腹的動作。

跪臥挺腹是鴨子坐姿向後躺平,膝彎曲、小腿後挪成跪姿,手握腳踝,挺起腹部且頭離地。

對於集訓第一天開始,雙腳隨時處在鐵腿狀態的我們,這個動作實在很要命。

我們跪在滾燙的沙灘上,雙手抱胸。

「阿楷你流很多汁耶。」麻藥列著嘴笑。

「幹!是要教幾次啦!平地人的世界這個叫做汗。」我不耐煩的又解釋了一次。

「其實我的夢想…..」後面的克拉克突然認真的說。克拉克因為長的很像克拉克,所以我們都叫他克拉克。

「蛤?」

「就是能含到自己的,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學習蛙人操。」克拉克接著說完。


我們全部張大口,看著表情超級認真的克拉克。

「跪著太輕鬆是不是!還可以聊天!?全部手抓腳踝,腹部給我挺上來!」靠北,被抓包。

然後變成助教站在我們腹肌上聊天了。

還在我們身上玩跳房子,我覺得我們沒吐出鮮血真的很厲害。

最後叫我們每一艇跪臥挺腹疊羅漢,看哪一艇撐的久。

「先倒下來的倒大楣啊!」助教微笑的對著我們說,這好像是蛙人的傳統,沒疊過就像沒受過訓一樣。

結果因為克拉克勃起,所以我們這一艇率先倒下來。
處罰沒什麼,就整艇被全部人的圍起來潑沙潑到埋起來為止,我忽然希望今天晚餐口味可以清淡一點了。

那一天

桃子園沙灘

蛙操

我們被折了又折、折了又折、折了又折

折了又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隊長:「下個月營區開放,我們大隊要表演蛙操。」

蛙人:「哇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版務信箱: rocmc_team@googlegroup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