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移機已完成

 
標題: 我是蛙人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1 
我是蛙人(八) 硬梆梆的硬頸精神

當我們認為炎熱的夏天在進入九月份開始應該會稍微收斂一點的那天早上,







天氣還是很熱幹!






「今天還是在桃子園操課喔?」麻藥蹲臉盆前刷牙。

「對,而且一整天。」我漱口。

集訓隊的一天從起床哨開始,取下蚊帳抱著枕頭睡袋跳下床,塞進忠誠袋裡, 走廊上排著一列的是前一晚裝滿水的臉盆,拿著牙刷牙膏毛巾,就可以迅速完成盥洗的動作。

今天早上也一樣重複著每天相同的動作,除了麻藥沒擠我的牙膏去用之外,因為我大條的牙膏被他分享的快用光了,他只好跑去擠了阿茂的牙膏。

集訓隊也不用換裝,從進來第一天開始,我們全身上下只有一條黑色的跑步短褲,有內裡的那種,所以連內褲都不用穿,上衣當然是沒有,需要跑步就穿上跑鞋。只有每週四晨操完的莒光日會穿上陸戰隊迷彩服跟軍靴,但到了吃午飯後就又只剩下一條短褲,集訓隊的莒光日只有半天,下午繼續操課。


「頂艇預備!」助教。

「頂艇預備!」我們彎腰手握住橡皮艇的手把重複預備口令。

「好!」助教。

然後每一艇七個人將橡皮艇提起,頂到頭上。

今天的科目是操舟,人工移動橡皮艇最好的方式,就是頂在頭上,橡皮艇在每個人的位置會綁上繩子,讓頂艇時可以拉著增加穩定度。

戰鬥用的橡皮艇跟救生用的不一樣,戰鬥用的在橡皮艇底部會有三片大片的木頭底板,用鋁製邊條組合起來,後頭一片厚實的木頭則是用來加掛操舟機的。

頂艇時裝備也會放在橡皮艇上,救生器材、鋼瓶、木頭槳、蝌蚪袋之類的,最重的是操舟機,助教用的橡皮艇他們當然不會自己頂,有時候會疊到我們頭上的橡皮艇上去,有時候會用軍用吉普車載,但不管怎樣操舟機就一定要放在我們的橡皮艇上增加重量真是幹您老師。

所以橡皮艇很重,非常的重。

頂艇到五公里外的桃子園沙灘應該還不是很困難的程度,但是助教就很會玩花樣,除了頂艇行軍時要求速度,還會叫我們用肩膀扛,或用手把橡皮艇舉起來,這時就會讓人淚流滿面了。


「幹就算我有客家人的硬頸精神,還是有點受不了啊!」阿萬每次頂艇都會提到他們客家人硬頸精神,很後來我才知道客家人說硬頸不是說脖子真的很硬,而是一種客家精神。

到了桃子園沙灘照例先跳一下蛙操,讓我們的身體翻一翻折一折拉筋熱身,這種炙熱陽光下的沙灘真不是蓋的,別說熱身了,被煎熟都很合理。


「現在下達操課項目,今天的項目是操舟,操舟的要領….」教官對我們講解今天的項目,我們跪著聽,不是因為他講話很厲害很神所以我們跪著聽,而是只要在沙灘上集合,除了站著就是跪著,雙手抱胸雙腳小腿蹩在大腿外面,像鴨子坐一樣,不過一點都不萌。

「….陸上操….動作標準….」教官繼續講解著課程及動作要領。

「然後…往海上出發….定向定位…..在海上應注意…….到達西子灣之後….」

等等!我好像聽到西子灣?是那個好浪漫的西子灣嗎?

「西子灣!?也太遠了吧!那不是在墾丁嗎?」克拉克驚訝的脫口而出。我們更驚訝的看著他。

雖然聲音沒有很大,但他還是被助教叫出去跪在那邊,不知道是因為質疑的態度,還是因為認為西子灣在墾丁。

不同的是這次克拉克跪著時助教夾了一支槳在他的腿彎處,非、常、殘、忍啊!光看就好痛!


「蛙人可以質疑嗎!?」助教大聲斥喝。(真相大白了,被處罰的原因不是因為認為西子灣在墾丁。)

「啊….報…報告….不行….恩…」克拉克發出非常嬌嗔的哀嚎聲。

「那你那是什麼態度!有沒有搞錯!」

「報....報告….」克拉克開始語焉不詳了,果然相當的痛。

「報告什麼啦!找死嘛你」助教居然雙腳站到克拉克腿彎夾著的槳上。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快斷了~~~~~啊阿啊阿阿」克拉克發出恐怖的哀嚎聲。

「沒有人因為這樣腳斷的啦!」助教在槳上跳了一下,我們的肛門也縮了一下。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阿~~~」我們看到克拉克的眼淚流了下來。


然後,

槳斷掉了,

然後,

克拉克勃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2 

五艘橡皮艇在沙灘上一字排開,我們各就操舟位置,做陸上操舟練習。

「一是插槳、二是拉槳、三是平槳,分解動作做對來啊!」

「槳插水時身體要往前趴啊!」

「插水時上方手打直!打直!」

「手很有力是不是!用身~~~~~體的力量拉槳聽不懂是不是!?」

「腳蹩好,外側腳蹩好!」

我們將槳插入沙灘中,畫出一道一道的深溝,隨著哨音一動一動的做出標準的操舟動作,但始終達不到助教的完美要求。

「全部給我下艇!」
「要你們好好操舟聽不懂是不是?好!每一艇排成一列,雙膝跪地高跪姿!」


幹,不好的預感。


果然助教們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好幾根超長的鐵管,放在我們的腿彎處。

「全部給我躺下去!」助教大吼。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阿~~~~」我們雙手抱胸跪著發出哀嚎聲。

一艇一串。

我們體驗到了蛙人有名的串燒。

痛!

真的非常的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腳還隱隱約約的痛著,但總算好不容易又回到橡皮艇上,將動作做到符合助教的標準。


然後就準備邁向偉大的航道了。

我們的橡皮艇艇頭已經朝向海面,所有人高跪姿在橡皮艇旁,看著前面望著海面的中隊長。

「今天的浪….好像有點大啊….」中隊長手叉在胸前,看著海面上捲起一層一層的浪。

的確,目測浪已經超過兩公尺接近三公尺了,這樣的浪….

「這樣的浪真的很適合男子漢的操舟啊….」中隊長用一副蘇格拉底的哲學樣說。

是…是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衝艇預備!」

「等等衝艇時帶殺聲啊!」

「衝艇!」教官大喊。

「殺∼∼∼∼∼∼∼∼∼」

聞聽衝艇指令,各艇將橡皮艇提起至離地,從沙灘向海面上衝,一入水我們必須拼命維持艇頭與浪成垂直,並將艇推進到接近大腿的深度再上艇,但一入水大浪不斷的襲來,將橡皮艇的艇頭撐起,

「壓住壓住!壓住艇頭!」每艇配備助教一名,在驚濤駭浪中對我們下達指令。
一個浪打來將艇頭打歪,一旦艇頭沒有與浪垂直,很容易會被浪打到翻艇了。

「維持艇頭方向,再衝再衝!」助教大喊。

我們抓住艇身,拼命的往前衝,但浪頭一直將我們打的往後退。

「好!上艇!上艇!」

我們抓住艇身,每個人拼命的往橡皮艇上爬,先爬上去的取槳壓艇頭,後面陸續上艇,並將還在水中的弟兄往艇上拉,然後開始取槳,艇長上艇要找最長的那根槳,他的任務是在橡皮艇最後面用長槳控制橡皮艇的方向,


「短槳!聽我哨音!」助教爬上艇指揮著,然後吹著一聲一聲的短促哨音,我們配合助教的哨音節奏開始划槳,要衝出浪會捲起來的碎浪區,必須用插水淺頻率快的短槳。


終於衝出了碎浪區,真的可以用驚濤駭浪形容,但外海的浪波還是很大,一個波浪過來落差大概三四公尺。

剛剛翻艇的三艇、五艇也順利穿過碎浪區,助教操作的救生橡皮艇也從碎浪區中衝出來,當然救生艇是動力操舟,上面是有操舟機的。

我們在碎浪區外,看著二艇一直被浪打回去,好不容易撐到快離開碎浪區時,因為艇頭沒控制跟浪呈垂直方向,又被一個大浪頭打到翻艇,在大浪中又很難爬上橡皮艇,還好雖然還不是蛙人,至少水性都很好,最後還是順利上了艇衝出碎浪區了。


今天的浪實在太大了,既使不是動力操舟的橡皮艇,還是有乘風破浪的感覺,也因為這樣,橡皮艇一直進水,坐在艇頭的助教不斷用杓子把水舀到外面,還是阻止不了進水的速度,海水一下子就淹到腳踝了。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4 
所以我們做了很多次翻覆艇的動作,簡單的說就是主動把挺翻覆,這是敵機臨空時必須做的動作,另外像這種進水嚴重的況狀,也可以用來倒水。



「我….好想吐….嘔~~」阿茂暈船了,一臉鐵青。

所以到達西子灣前,阿茂一共被艇長踹下去五次,因為怕他吐在橡皮艇上。

助教們的兩艘救生艇動力操舟的橡皮艇則在我們四周遨遊,快樂的捕魚加菜,順便用引擎的柴油味毒害我們。

從桃子園操舟約4個多小時之後,我們終於看到西子灣的沙灘了,但在準備搶灘前的一個巨浪,讓我們翻艇之後直接滑壘上沙灘,橡皮艇的鋁條也整個折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搶灘….呃…滑壘完,我們馬不停蹄的必須把橡皮艇頂回大隊,距離大約是10幾km的山路。

助教的橡皮艇拆解卸完氣,所有的器具則平均落在所有的艇上。


我們頂著艇,唱歌答數,不到2km就開始感到痛苦,脖子跟背部的壓迫讓我們開始直不起腰,只要一個人縮了脖子,重量就會落在其他人頭上。

「步伐邁開啦!搞什麼東西!」這時候助教又化身成魔鬼。

這時候又暈船又嘔吐,還在海上拉肚子阿茂終於受不了了,腿一軟就倒向路邊排洪溝,我們也沒辦法扶他,只來得及把橡皮艇穩住,摔艇的後果非常嚴重,尤其是我們這一艇上面又有操舟機,不過這一下讓我們的脖子差點扭斷。

「你幹嘛!」助教跑過來。

「報告助教,我撐不住了…」阿茂倒在地上開始哭了起來。沒有人會笑他,因為大家都累的快哭了,只是少了一個人,橡皮艇又更重了。

「給我站起來,繼續!」助教大吼。

「報告助教,我真的不行了….」阿茂還是持續的啜泣。

「站起來聽到沒有!」

「報告助教….」

「好,不站起來是不是,好,第一艇挺放下。」助教口氣突然和緩了起來,我們雖然得到暫時的喘息,卻不禁背脊冷了起來…

「來,很辛苦、很累對不對,那好好休息好不好?」助教蹲在阿茂的身邊,像個溫柔的老嗎。

阿茂雖然也覺得怪怪的,但疲累的想休息的身體還是讓他點了頭。

「來,坐到艇上去,你同艇的弟兄會帶你回去,上去!」

果然沒那麼好的事。

「第一艇頂艇預備!」

好了,現在橡皮艇他馬的更重了。

但阿茂又哭了。

「還累不累阿?」助教問被我們頂在頭上,橡皮艇裡的阿茂。

「報告助教,不累了!!」阿茂哭喊著。

「還能不能頂艇啊?」助教帶著輕鬆的語氣。

「報告助教,可以!我可以頂艇!」阿茂近乎崩潰的大喊。
然後阿茂又下來頂艇了,艇長讓他靠前面的人近一點讓其他人分擔多一點的重量。

精疲力盡的我們速度實在快不起來,連我們自己也覺得步伐都跨不出去,既使艇長在後面不斷的用力推,速度還是慢到助教不能忍受的範圍了。

於是助教就自己來推了。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幹~~好痛阿~~慢一點~~~」脖子真的有要斷掉的感覺,頭皮跟橡皮艇摩擦也好痛,腰背更是酸到不行。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


就這樣一段一段的連助教也推到累了。

正當我們鬆一口氣時,助教叫我們停下來,

微笑著把艇頭繩綁在來支援機巡的野狼機車上,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4 
然後我們頂著橡皮艇被野狼機車拖著跑。

「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幹你娘好快啊!!!!」


啊∼∼∼∼∼∼∼∼∼∼∼∼∼∼∼∼

我們頂著艇越跑越快,

臉頰上感受到風吹過的感覺,

還有眼淚劃過的痕跡…..


回到了大隊,我們被處罰舉艇五分鐘,舉到有脫肛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硬頸精神就是指這樣吧。」晚上洗澡時我問阿萬。

「我們客家人說的硬頸是指刻苦耐勞、努力奮鬥、不屈不撓之類的的精神特質」阿萬回。

「所以倒也不是說真的脖子硬就對了。」麻藥在旁邊沖水。

「不過像我們這樣也的確稱的上硬頸啦」阿萬笑的回答。


「你們在說有什麼東西硬起來話題嗎?」克拉克在我們背後咧著嘴笑著看著我們。


「幹!你不要再勃起了啦」


照片引用http://www.ntdtv.com/xtr/b5/2014/09/19/a1139678.html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5 
我是蛙人(九)隊長!集訓隊的蝌蚪們是沒有時間去享受悠悠軍旅生涯的,既使是每週四的莒光日也一樣。


莒光日從早上的大隊集合,然後收看莒光園地,寫寫莒光日記,就可以混過一個上午了,這也是我們一個禮拜內唯一有機會穿上整整齊齊迷彩服的時刻。

下午部隊通常就是輕鬆悠閒的活動,但集訓隊就得脫下迷彩服,穿上短褲,打著赤膊繼續去接受魔鬼般的訓練了。


但今天不一樣!大隊長宣布今天下午團康活動,要舉辦躲避球大賽,集訓隊也要參加。


對集訓隊說,沒有什麼比不用訓練更痛快的事情了 ,午餐硬是比平常多吃了半桶飯。


集訓隊代表接集訓隊訓練的第三中隊,而支援中隊因為人員不足,與新兵隊合組成一隊。

支援中隊+新兵隊VS集訓隊
一中隊VS二中隊

兩組勝隊打冠軍賽。贏兩場就冠軍, 簡單明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場由支援中隊+新兵隊VS集訓隊


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變的黝黑強壯的我們,實在沒有理由打輸八成以上是新兵隊小白兔的聯軍隊伍啊!所以一開場我們就像累積好久的宅男看見A片一樣,盡情的發洩出來。


專把球往新兵隊臉上砸的我們超機巴啊! 最後我們以懸殊的差距拿下第一場勝利。


助教們這時更宣布只要拿下冠軍,晚上就有去桃子園的福利!


我們大隊並沒有設置營站、福利社的單位,聽說以前有,但是後來他們發現在偵搜大隊裡面設置營站,實在是一個很愚蠢的行為,東西都被偵搜走了還賣個毛,所以就撤走了。


我們口中的桃子園,全名是「桃子園官兵福利中心」是營區哨站外的一個像福利社一樣的營業場所,出了崗哨走兩步就是另外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為了結訓我們可以忍,但影響去桃子園的福利就不行!





所以這項宣布使我們高昂的士氣根本衝破天際了,就算熱血高校也擋不住,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團熊熊的烈火燃燒著。

但這團強烈的火焰只維持到我們看完二中隊與一中隊的比賽....

「幹...二中隊是怎樣....」

「剛剛那一球有180km/h吧....」

「原來魔鬼二中隊的傳說是真的....」

「那個黑熊分隊長根本不是人類吧....」

於是我們要跟二中隊的老大哥、分隊長們爭冠軍。

雖然有桃子園加持,但夢想畢竟敵不過現實,我們幾乎一面倒的慘敗,沒幾分鐘,內圍只剩下木子翔、呂銘勇跟麻藥了,這三人再出局我們也跟甲子園...喔不,是跟桃子園說再見了。


面對節節敗退的情勢,助教們終於叫了暫停。


「搞~~~什麼啦到底!」

「集訓隊捏!集訓隊應該是最剽悍的啊你們!」

「不想去桃子園了是不是?不想去桃子園了是不是?」


助教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奚落,但是自己又不願意下場。


「好,你們三個過來,我現在給你們戰術...」助教撿了塊石頭蹲在地上,開始畫了起來。


「等等你們三個站成一個三角形....」助教在地上畫了一個三角形「這就是公牛隊最著名的三角戰術。」


『然後呢?』


「然後就把球接起來反擊啊!這還要哥哥教嗎!?」助教站了起來, 把手上的石頭丟的遠遠的。




幹這三小戰術啦!!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6 
既使這是一個很莫名其妙,根本不是戰術的戰術,但助教說了就得去做,是集訓隊的宿命。

活下來的三個人開始討論誰要站在三角型的頂端。


「只有我才能帶起反攻的號角,所以我,必須活。」體育系畢業的呂銘勇率先發難。

「阿比套小虎咖啡最好喝,所以我,不能死。」麻藥緊接在後,雖然沒人懂他原本就很難理解的語言跟邏輯。

「我來吧。」木子翔突然說。




所有人驚訝的望向木子翔。





木子翔不是大隊裡佔了80%的原住民,都市長大的他矮矮小小的,既使經過集訓隊這段時間的鍛鍊,將身體練的強壯了、結實了,但看起來還是瘦瘦弱弱的,就像每個人讀書時,班上總有幾個矮小的同學一樣的不起眼,而且個性有點龜縮,臉上常是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的表情。在集訓隊裡體能雖然不算最差,但也不是特別突出。




「我來吧,我國小是躲避球隊....的隊長。」木子翔說。




所有人突然一陣爆笑。



「木子翔是隊長耶!!哈哈哈哈哈」小日本拍著木子翔的肩膀,帶著嘲笑的語氣對的他說。

木子翔低著頭不發一語,帶著就像平常讓人猜不透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他是隊長我就是將軍了啦哈哈哈哈哈」阿美斯笑的很不節制。

木子翔只是無奈的聳聳肩。


「隊長?我看是墬腸吧!是因為墬腸所以才當隊長嗎?哈哈哈哈」身為一個等等要到內圈躲火球的呂銘勇,說話有點刻薄了。


木子翔聽了身軀一震,張開口說了些什麼,卻被裁判催促我們上場的長長哨音掩蓋了過去。

大家一擁而上,紛紛在木子翔的肩上拍了一拍,擁簇將他往場上送。






「你怎麼知道?」木子翔在擁簇的人群中硬是回頭問了呂銘勇一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比賽繼續進行,我方內圈只剩下三個人,二中隊內圈則人滿為患,要逆轉幾乎只能靠奇蹟了。


多次進攻未果,球又被二中隊搶了過去,內圈三個人以木子翔為三角形的頂端,排出了助教指定的三角戰術站成了一個等腰三角形。


「木子翔加油啊!」我摸著剛剛被黑熊分隊長用球擊中的肋骨,簡直就像被幕之內一步使出肝臟攻擊一樣,異常的疼痛。


在場上球不斷的攻擊,而且都將球集中給黑熊分隊長。
黑熊不同於一般布農族的身材,異常的高大強壯,全身黝黑,每一球都像是要奪你命的使盡全力的砸。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6 
「剛剛我嘲笑木子翔的隱疾會不會有點過份啊.....」阿美斯在我旁邊跟我說。

「等等去道歉吧。」我笑著跟他說。

「恩。」阿美斯摸摸頭。




黑熊接到一個快速的回傳球,木子翔為了維持三角形始終站的很前面,這時兩個人距離不到2m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殺!!!!!!」黑熊手捏著球用力的往木子翔身上砸過去。

木子翔突然做出一個弧形相當迷人的德式拱橋 ,精彩的躲過這一球。

「這個仰臥挺身,我給十分。」站在一旁的助教讚許的點點頭,拍著手。德式拱橋跟蛙操裡仰臥挺身基本上就一樣的動作。


場上也爆出讚嘆的歡呼聲。


「沒什麼,這招我常做...」木子翔挺起身來,有點羞澀的說。卻沒有發現球已經又傳回到黑熊手中。

「啊?球?厄.....黑熊分隊長....」木子翔臉部僵住雙手擺在胸前,做出一個「想不想聊聊天∼」的手勢。

「嘿嘿嘿」黑熊分隊長對著他笑。







然後木子翔就被爆頭了。







最後沒有出現奇蹟,我們輸了這場球。沒有去桃子園福利中心,而是跑去桃子園沙灘來回10km蓋牌結束這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盥洗時時,阿美斯找我要去跟木子翔為嘲笑他的隱疾道歉。

進到浴室大家都在洗澡聊天,木子翔則一貫的躲在角落裡默默的洗澡。

「木子翔!!」阿美斯可能不習慣道歉,大概是要掩飾他的侷促,突然用很大的音量叫了他的名字。

「又!」木子翔以為是助教,快速的轉過身來立正站好。









突然喧鬧的浴室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安靜的看著木子翔.....的下面。












「墬腸....」




「原來是....最長........」


「最長的當隊長。」


木子翔莫名的在集訓隊裡取得地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7-8 15:57 
這一天木子翔依舊默默的蹲在浴室角落洗澡。



「讓開讓開你們這群蝌蚪∼」這時助教也進來洗澡。

助教一進來讓原本吵雜的浴室頓時安靜了不少。


「喂!我的肥皂掉了,幫我撿一下!」助教洗頭時把肥皂弄掉在地上。



「助教...撿肥皂這種事恕難從命啊...」大家肛門一縮面有難色。

「幹!怕我肛你們嗎?」 助教笑著說。


助教自己彎下腰來,看見蹲在他肥皂前面,背對他的木子翔........


「木子翔!!幹!你他馬的給我在浴室大便!!!轉過來立正站好!!」助教大吼。

「報告沒有!」木子翔嚇了一跳,跳起來轉過身立正站好。

「...............」助教看了一看,後退了兩步,手指的木子翔「你.....再轉過身....蹲下去........」

助教又蹲下來看了一下。


「厄......誤會.......這個........看錯......阿也不能怪我.........那...........麼長...從背後.........看起來就很像大便.........」




然後就寢前助教請木子翔喝飲料。




木子翔莫名的在助教間裡獲得了尊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5-10-23 19:29 
我是蛙人(十)三角形的有毒
集訓隊是每一周都做體能測驗的。在每個禮拜四早上,莒光日前的晨操時間,測驗跑步3000公尺、單槓與仰臥起坐,在三項測驗裡成績進步顯著且優異的,每個禮拜五18:00就可以放榮譽假,其他人則在星期六早上跑完24km的長跑才能離開營區。
這是一場攸關放假的真實戰爭,能早一秒鐘呼吸到營區外面的空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奮鬥的目標。
通常會先測驗完單槓與仰臥起坐,最後是3000公尺的跑步測驗,路線就是一條直直的路跑去1500回來1500。
助教喊出起跑口令,所有的人拼命的往前衝,不用管所謂的配速,這是一種衝刺3000公尺的概念。
智瑋是花蓮太魯閣族原住民,因為當時我沒有聽過這一族,所以他曾經很詳細的介紹太魯閣族、泰雅族與賽德克族的淵源,而且他畢竟是越過中央山脈到西部來讀師範大學的準老師,在這方面特別能將重點大綱精闢的介紹跟分析,偶而還會教我幾句泰雅族或阿美族的族語。提到智瑋的原因是,他跟我一樣是死大學生。
我們大學都過著糜爛的宅宅生活,然後畢業完抽完籤過了五個禮拜的新訓生活,就茫然的來到這裡,就像下一幕出現的是完全不同的場景的電影一樣。
我靠著籃球校隊的體能基礎,在集訓隊初期勉強很痛苦的跟上訓練,智瑋完全沒有運動經驗,初期簡直像一條被擰爛的抹布般狼狽,但當大家的體能開始大幅的進步時,他則像DOS系統直接升級到windows7,更飛越式的成長,連5.25的開機片都不用了,這肯定是原住民基因作祟。
就像現在經過1500公尺的折返點時,他還跟在我的身邊。「幹你有點快啊!」我在喘氣的空檔。
「啊嘶∼」智瑋發出奇怪的聲音....也或許是我沒學到的他的族語。
「 Lokah !」這是智瑋教我的,他說這是加油的意思。
「 Lokah !」他也幫我加油。
就在智瑋腳步開始慢了下來,被我拉開距離時,中隊長騎著軍用野狼噗噗噗的從後面出現。
「黃志瑋,慢來下幹什麼!?」中隊長用雄厚的丹田大吼著。
「.....恩.....因為.....對.....要讓靈魂能跟上我的身體....」其實智瑋的聲音還非常平穩,慢下來大概只是他不想跑那麼累。
「那這個禮拜你就留在營區跟你的靈魂好好培養感情!」
「中隊長,我馬上跑起來。」智瑋說完馬上加速吐著舌頭超過我了,之後我就從來沒有跑贏他過了。
「劉楷給我跨大步!追上去!」靠北,輪到我中隊長被盯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了證明我已經用極限在跑了,只好發出很努力的聲音,搭配著手刀往前衝。
「對對對,就是這樣,男子漢就是要跑到把心臟吐出來!」中隊長大聲的讚許,我則是真的要把心臟連著肝脾肺腎一起吐出來了。
「沒跑進11分你就倒大楣啊!」然後中隊長看了看手錶對著我說。

然後繼續用那氣貫丹田的聲音去折磨別人。「想吐就給我邊跑邊吐,停下腳步我就把你碾過去!」
「跑起來!脫肛也不能停下腳步!」
「毅力!用毅力!男子漢能用毅力征服全世界!」
通過終點時,按著碼表的助教會報出每個人的時間。
「阿密斯,10’’55」
「黃志瑋,10”58」
「劉楷,11”03」
「克拉克11’’08......幹!克拉克!」助教突然驚呼。
我回頭看見克拉克邊吐邊通過終點,嘴邊還掛著昨天宵夜吃的麵條。
﹍﹍﹍﹍﹍﹍﹍﹍﹍﹍﹍﹍﹍﹍﹍﹍﹍﹍﹍﹍﹍﹍﹍﹍﹍﹍﹍﹍﹍﹍
當天晚上,晚點名之後,助教長不解散隊伍,叫呂銘勇出列。原因是下午的團跑訓練,他受不了他那一艇的速度跟不上他,一個人脫離隊伍自己完成10km的跑步。
「我是不是有說過,一起去一起回來?」助教長手插在胸前,冷冷的問呂銘勇。
「報告是。」呂銘勇立正站好,大聲回答。
「那你為什麼丟下你的弟兄一個人回來?」助教長眼神非常可怕。
「報告,因為.....因為他們速度太慢.....」
「所以你就一個人回來?」助教長眼神簡直快噴出火來。
「這裡要的不就是菁英中的菁英嗎?我表現出我最強的一面有什麼不對?」高傲的呂銘勇繼續反駁。
「跪在那邊!助教,拿槳來!」助教長真的生氣了。

呂銘勇在跪助教前面,腿彎夾著綠色的船槳,上半身打直雙手抱胸。
「你知道自己錯在那邊了嗎?」
「報告,我沒有錯。」呂銘勇眼角已經泛著淚水,就算不覺得自己委屈,也是該痛到流下淚來了。
「呂銘勇,我知道你是體專畢業,專攻中長距離,是區運會選手,所以你認為你是菁英中的菁英嗎?」助教長手蹲在呂銘勇面前冷冷問。
「報告,是。我是最強的。」
「放屁!菁英?你連一條陰莖都比不上!」助教長指著呂銘勇大吼。「這裡不需要英雄!」
「聽到沒,這裡不需要英雄!」助教長站起來對著大家說。
「報告助教長,我沒有錯!團跑的最後一艇要接受處罰,我只是把我們這一艇的平均拉高而已。」呂銘勇流著眼淚,全身顫抖,大聲的為自己辯護。
今天下午的團跑最後一名接受處罰的就是我這一艇,因為阿茂跑不動,我們輪流推著他一起跑回來,然後接受了在柏油路上滾來滾去的處罰。
「所以你還是不懂,這裡不需要你這樣的英雄角色,我看你退訓好了.....」助教長搖搖頭。
「等一下!」呂銘勇那一艇的第二艇艇長突然舉起手來。「喊報告啦!等一下咧,來電五十逆!」站在旁邊的助教打了他的後腦杓。
「報....報告!」
「說。」助教長酷酷的回答。
「厄.....關於呂銘勇脫隊,我艇長也有責任,所以.....所以我也要接受處罰!」第二艇艇長說完就自行出列,跪坐呂銘勇旁邊。
助教長一手叉在胸前,一手摸著下巴,默默的看著他們,似乎在想著怎麼處理這個場面。
「報告!」「報告!」「報告!」.....這時第二艇的艇員一個一個舉起手來。
然後通通自行出列,跟在艇長旁邊跪成一列。
「我們也要接受處罰!」第二艇大團結這樣。
「你們幹什麼!造反啊!」助教大吼。
「給我回去入列!」
「通通退訓好了!」
助教們全部圍了上去。
助教長則是眉頭深鎖,不發一語的看著他們。
「全部站起來!」中隊長這時穿著短褲打著赤膊,赤腳從營舍走了出來。
但第二艇艇員還是跪在地上,雙手叉在胸前。
「我說,全、部、站、起、來。」中隊長又重複一次。
這時第二艇艇員才一個一個站了起來,而呂銘勇因為多夾了一支槳,需要別人攙扶才站的起來,但雙腳發抖搖搖晃晃。
「先入列先入列。」中隊長揮著手。
等到整個隊伍排列之後,中隊長才緩緩的說:「各位來到這裡,要了解到,
這裡要的不是要跑得最快的人,
不是要游的最遠的人,
你需要的是在戰場上能把你扛回來的弟兄,
你各位站在身邊的人,都要成為你最信任的人,
而你們每個人,對弟兄只有一句話,
不棄不離。懂不懂?」「懂!」大家用力的回答。
「好了,時間晚了,值星官,讓弟兄們下去休息。」
後來智瑋告訴我,他教我的泰雅族語「Lokah」除了有加油的意思,還有團結的意思在裡面。
﹍﹍﹍﹍﹍﹍﹍﹍﹍﹍﹍﹍﹍﹍﹍﹍﹍﹍﹍﹍﹍﹍﹍﹍﹍﹍﹍﹍﹍﹍﹍﹍﹍﹍﹍﹍
然後星期六早上,我還是沒放到榮譽假,所以還是得跑完長跑才能離開營區。早上五點整開始帶隊起跑,我們會從壽山戰備道繞到西子灣再從鼓山區回到桃子園大門,因為還是夏天的尾巴,所以我們還是打著赤膊穿著短褲跑。
天氣微涼,溫度適中,用一般的速度跑,一路唱歌答數,氣氛算是輕鬆愉快的。
隊伍跑到鼓山時天已經亮了,路旁已經有民眾在公車站等車了,只要經過有人群的地方,然後剛好有女生,帶隊的助教就會喊:
「蛙人守則第一條!」
然後我們要回答:
「看見小姐要問好,小姐好,小姐好!」
幹!說實在的我覺很丟臉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啊阿!
「哇∼∼∼∼∼是蛙人耶∼∼∼∼我要看我要看∼∼∼騎近一點∼∼∼∼」突然一個女生的聲音伴隨的機車的排氣管的白煙靠近了隊伍。
一個胖胖的男生載著一個胖胖的女生,都帶著西瓜皮的安全帽,騎車的胖男生一看就知道是大學廢宅生,帶著無框眼鏡,穿著大學系服的t-shirt,黑色西裝褲跟藍白拖,胸前反穿的外套滑到了手肘上。胖女生坐在後座,穿著牛仔短褲,露出厚厚的蹄膀.....恩,是大腿,腳踩著黑色夾腳恨天高。或許是夜遊到西子灣看了整晚的夜景搞浪漫,或者剛跟同學們去夜唱結束準備吃個早餐再回家,這對於幾個月前還是死大學生的我完全不難猜測。
「哇∼∼∼真的曬的好黑喔∼∼∼」說真的女生的聲音好粗獷。
「可以騎近一點摸一下嗎?」不過他們真的離的太近了,助教發聲要他們離開。
胖男生慢慢催動油門,從隊伍後面靠著我們身旁慢慢的往前騎,大概想讓胖女生多靠近看一點。
「哇塞!哇塞!哇塞!你看他們身材都是三角形耶,好壯喔∼∼∼∼∼」他們終於騎到隊伍最前面,胖女生發出最後的讚嘆。「三角形的都有毒啦幹!我這種圓形的才是無害又可愛的好選擇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胖男生邊說兩隻腳內外內外的夾著。
「腦公∼愛你∼」胖女生緊緊的環抱胖男生著那無害的、圓形的肚子。然後胖男生將機車催出了一陣白煙揚長而去。





[ 本帖最後由 茶堣 於 2015-10-23 19:34 編輯 ]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36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5-10-24 10:47 
文筆真好,機智詼諧,精采橫生,佩服佩服.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6-1-20 15:34 
我是蛙人(十一)結束的那一天
那天的課程是潛水,我們裸著上身穿著短褲打赤腳,正要去倉庫整理潛水裝備。
兩個月來的訓練,我們的皮膚變得黝黑,肌肉變的線條分明且結實,重要的是,再也不會有人叫我們小白兔了,因為已經有另一批新兵隊來了,看看新兵隊裡那一個一個那精美白皙的皮膚,跟我們剛到這裡一樣,根本就是小白兔啊!新兵隊在我們集訓隊結訓當天,馬上會搖身一變成為集訓隊,而在進入集訓隊前他們是做基礎訓練跟打雜的任務。「嘿,看看哪些小白兔啊∼一繃一繃的好可愛啊∼」阿美斯說。「皮膚那∼∼∼∼∼∼∼∼麼白,喝很多牛奶後到底∼」麻藥接著說。這兩個阿美族的開始調侃起新兵了,就像我們當初剛進新兵隊的時候被集訓隊調侃一樣,而助教並沒有阻止他們的垃圾話,或許這也是一種傳承吧,在這裡老大哥就要有老大哥傲氣不可一世的樣子。「你們勤勞的跟螞蟻一樣呢哈哈哈哈哈一列一列的。」阿美斯。「在幹嘛呢到底∼」麻藥抓了一個新兵隊的小白兔問。「啊..啊..老大哥好!」小白兔似乎有點被嚇到,楞了一下才想起這裡最基本的禮貌。
「我問你們在幹嘛啦不會回答逆!」麻藥當老大哥當的似乎很有爽度,大聲了起來。「報.....報.....」「報什麼報啦,不要緊張慢慢說啦!」
「報....報告老大哥,學員們正在搬你們天堂路的石頭。」小白兔慌張的說。
突然之間我們全部沈默了。
「好...好,你去忙你的....記得將身上的汁擦一擦...」麻藥在他抓著小白兔肩上拍一拍。
是啊,天堂路。
我們轉頭看著小白兔們在草地上用鋼樑隔出了一條長度50公尺,寬度2公尺的範圍,後面每個人手上拿著一顆一顆咕咾石往上堆....
當初我們當小白兔時也是這樣幫上一期的老大哥們鋪著天堂路,還刻意將每顆石頭尖銳的部分朝上,希望這一些小白兔不要學到我們這麼過份。
剛剛大家的傲氣突然煙消雲散,因為我們其實都了解,現在表現的再霸氣、再驕傲,沒有通過六天五夜的克難週,爬完最後一關的天堂路拿到蛙人臂章的話,我們其實什麼都不是。從別的部隊來的將會歸建回原部隊,像我一樣從新兵中心來的則會重抽籤,到你應該去的地方,然後這一切就只會是我們兵役生涯的一小部分,頂多說你受過蛙人訓。但,並沒有成為蛙人。
「下個禮拜就克難週了,你會不會緊張?」我數著潛水面鏡,問了智瑋。
「非常會。」智瑋拿著蛙鞋,斬釘截鐵的看著我說。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潛水之前我們得先複習水中解縛,也就是我們會穿著整套的戰鬥裝備,跳入水中,然後在水中憋氣將身上全部的裝備全部脫掉,只留穿在裡面的泳褲,最後浮上水面舉手,就算過關。在入水之前,助教會檢查你的裝備,少扣一顆扣子都不行,讓我們連偷機都沒有辦法,唯一的小確幸是不用穿鞋子。阿茂的褲子一直脫不下來,上岸蛙跳。小日本的褲子則是每次都脫一半就卡住,上岸蛙跳。阿萬脫衣服脫到抽筋,上岸蛙跳。呂銘勇直接把衣服撕壞,上岸蛙跳。「克拉克,你怎麼會這麼快。」助教長指著水裡舉手的克拉克大喊。
「報告助教長,我很會脫衣服。」克拉克咧著嘴笑。
「那個助教,讓他上岸再做一次!」助教長不信。
克拉克上岸將所有裝備穿上,助教長特地過去將他所有該扣的該拉上的全部檢查一遍,簡直比服裝儀容檢查還要嚴格。
「好,下水!」助教長一喊,克拉克馬上跳入水中,然後在很短的時間內已經完成舉著手浮了上來,還面帶微笑。這下全部的人包括助教全部拍起手來,連助教長也忍不住豎起大拇指,稱讚克拉克真是兩棲脫衣第一人。
「很好很好,示範的很標準,大家要將這種解縛的速度當作標準,克拉克上來講解一下你是怎麼做的。」
克拉克上岸面對我們,全身光溜溜。對,全身光溜溜的,他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居然連泳褲也脫了。而且還勃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面鏡最重要!你在水下取得面鏡之後,先做面鏡排氣的動作,這樣一來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周環境,再來尋找你的水肺、蛙鞋還有其他裝備.....」助教長站在游泳池跳台上對著我們說。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6-1-20 15:34 
基礎潛水我們已經學完了,今天學的是戰鬥潛水。
助教將面鏡、蛙鞋與水肺,一個一個丟入泳池,然後我們要跳入水中將裝備一一穿戴好,潛在水中的助教會在旁邊觀察你的動作及做安全維護。
水肺很重丟不遠,所以大家一進入水中,睜著眼看著模糊的影像,目標最大的就是水肺,大家都先去拉水肺的呼吸管呼吸,再拖著水肺慢慢的在游泳池找蛙鞋跟面鏡,先呼吸才是王道啊!雖然這樣跟助教長說的程序不符,但很奇怪的助教們也沒說什麼。然後我們著潛水裝備做浮力調整的技巧,可以讓我們浮在水上、水中,最後能坐在池底,這時機八的助教很突然的從後面扯掉你的面鏡,拉走你的二級頭,模擬在戰鬥中遭受攻擊。這種在水中出奇不意的攻擊,會讓人感到很慌張,甚至恐懼,讓很多人都嗆了水。但呂銘勇果然是集訓隊的一名悍將,出其不意的攻擊也讓他預防了,牢牢的壓住二級頭跟面鏡,在池底做了龜式防守,硬是不讓助教得逞。助教只好從背後架著他的手,逼他抬起上半身,另一名助教給他的腹部一拳瓦解了他的防禦與抵抗,再使用德州四葉草固定技做結尾,最後連倒數也沒有呂銘勇就被拖上岸CPR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那天晚上洗澡時停電,大家被曬的黝黑的皮膚跟夜晚融為一體,進到浴室只看到一個一個白色的屁股飄在空中。停電讓大浴室顯的很混亂。
阿茂的香皂掉到克拉克的腳邊,蹲在那邊摸阿摸的找不到。「喂!克拉克!」麻藥叫了克拉克。
克拉克轉身。
阿茂被甩了一巴掌。
「幹誰打我的臉啦!」阿茂大喊。
「喔!沒事。」麻藥說。
克拉克轉身回去。
阿茂又被甩了一把掌。
「幹!又打!」阿茂尖叫。
然後阿茂往前面的黑暗用了揮了一拳。
克拉克發出了一聲慘叫。
電來了。
克拉克倒在地上。
手撫著下體。
臉上帶著很痛苦,但是享受的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帖最後由 茶堣 於 2016-1-20 15:36 編輯 ]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6-1-20 15:36 
我是蛙人(十二)綜合考驗週-蝌蚪之憂
那一天中午用完餐,集訓隊的隊員鬧哄哄的擠在安官桌後面的公佈欄,搶著看貼在公佈欄上的那張紙。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專長訓練班 第106期 綜合考驗週課表
DAY100:00-06:00 開訓 長跑06:00-12:00  沙灘技巧運動12:00-18:00   蛙人操18:00-00:00  精密運動DAY200:00-06:00 衝艇、鬥艇06:00-12:00  海上長泳12:00-18:00   海上操舟18:00-00:00  頂艇行軍DAY300:00-06:00  夜間海上操舟06:00-12:00   翻艇、覆艇12:00-18:00    徒手深潛18:00-00:00   海上漂浮DAY400:00-06:00   夜長泳06:00-12:00    水上運動、救生12:00-18:00     蛙鞋面鏡18:00-00:00    平潛DAY500:00-06:00    偽裝滲透06:00-12:00     困難地型通過12:00-18:00     長跑18:00-00:00    膽識訓練DAY600:00-06:00   夜長跑06:00-12:00    天堂路
我們通稱的集訓隊,其實正名是『海軍陸戰隊兩棲專長訓練班』。
而俗稱克難週、地獄週、魔鬼週,或是魔鬼地獄週、魔鬼克難週,不管怎麼排列組合,指的都是所謂的『綜合考驗週』。綜合考驗週是連續六天五夜輪帶式的過關考驗,一共22關,每一關時間排定是六個小時,操課五個小時,休息(包括用餐上廁所等)一個小時。而最後一關就是大家常常聽到的天堂路。「幹!傳說蛙人要吃大便,看課表沒有吃大便這一關啊哈哈哈。」麻藥的笑聲有點乾。
「傳說只是傳說啦,每次問助教,他們都那副神秘樣,我看根本就是唬人的...」阿萬的聲音帶點不確定。「可是老大哥他們說.....」木子翔躲在人群中怯生生的說。「老大哥那一代的事情,就留給他們那一代吧!或許我們就是一個嶄新而人道,還充滿對小蝌蚪的愛的世代啊!」TONY用力拍著木子翔的背,硬生生將他的話打斷。「呵呵呵...」克拉克勃起中。正當大家沸沸揚揚的討論著這不可思議的課表,安全士官在拍著安官桌,叫大家安靜。
「安靜啦!吵什麼吵!沒看到我在交代事情嗎?」
大家轉頭果然看到兩個老大哥站在安官桌前。「助教長要交代你們兩個,克難週第五天那個任務啦,上一期是不是也是你們兩個處理的?」安全士官問。「報告,是。」兩個老大哥回答。
「那在科目開始前,一定要帶到場地去,助教長交代...」安全士官說到一半,轉頭微笑著對著我們說:「一定要最新鮮的。」「報告,是。」兩個老大哥回答。
「我們會去各個營區收集,最新鮮的。」左邊那個老大哥用著詭異的笑容對著我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你覺不覺得,白天老大哥笑的讓你心裡直發寒...」晚上就寢前,昌益趴在床上不安的問。
「我倒覺得先煩惱挺不挺的過前三天吧,前三天的課表體力負荷也太重了。」我說。「也是,根本不需要煩惱根本還沒發生的事情啊!」昌益拍了一下大腿,然後就繼續在床鋪上練著原地的蛇行進動作。
「對啦!好好睡覺養足精神就對了啦!」我轉過身,然後開始煩惱老大哥那詭異笑容的背後代表的意義。
「我覺得是新鮮的香蕉。」麻藥說。上鋪還在持續這個話題。
「我想是新鮮的.....威士比!」阿美斯說。
「說不定是∼恩∼恩∼新鮮的∼∼恩∼恩∼肉體∼」小日本發出淫穢的叫聲,還摸著自己的胸部。然後三個人一起發出很乾的笑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帖最後由 茶堣 於 2016-1-22 22:36 編輯 ]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6-1-20 15:37 
游泳、跑步、間歇運動、體能訓練、抗壓訓練(就是助教莫名其妙的要求跟叫罵),這些都是集訓隊的日常。而今天,通通停止了。因為明天凌晨開始,我們就要開始克難週了。從早上晨跑完,我們只做了些緩和運動,還有長時間的拉筋。然後聽助教說說話、聽助教長說說話、聽輔導長說說話、聽中隊長說說話。
下午本年度最強烈的寒流來襲,也颳起了風。對於前半段訓練始終處於炎熱氣候的我們有點不習慣的涼爽氣候,讓我們縮了身體。南部的天氣,從酷夏突然轉變成寒冬是合理且不能埋怨的。大家這一天話特別少,我們在新兵隊看著上一期的老大哥爬天堂路時,那種感動的感覺,在家人、親朋好友面前展現出人生光榮的時刻。每一期的蛙人都有人在旁邊陪伴,而我們這一期卻臨時被通知,因為某些因素,天堂路時不開放家人及親朋好友參觀,只能在結訓當天晚上來到大隊與我們聚餐,這使得我們相當沮喪。
克難週開始前一天的下午三點,我們吃第二次午餐,下午四點準備上床就寢,而寢室並不在我們待了十週的集訓隊營舍,而是安排在厚綵樓,那是真正合格蛙人的營舍。就寢前,助教發給我們一人一支平常我們操舟時使用的綠色的船槳,交代要用生命保護自己的船槳。我們掛好蚊帳,只穿著一條集訓隊的慢跑褲,那就是午夜十二點來臨時,克難週開始的服裝。我抱著槳躺在床上,回想著從當兵抽籤到進入海軍陸戰隊,一直到兩棲進入集訓隊,還有這十週來的訓練。我們經歷了好多事情,受訓初期每天就寢之後都聽到有人偷偷躲在睡袋裡啜泣,一直到晚上就寢只聽得到鼾聲。我們的身體在十週產生巨大的改變,每個人都變的黝黑強壯又結實。我們每天承受著強度極高的訓練,身體隨時處在酸痛的階段,大腿小腿好像從沒有從鐵腿中走出來過,回想起來就很懷疑自己怎麼撐的過來。除了體力,每天必須承受訓練與助教垃圾話的極大壓力,有很多痛苦的經歷,但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到底來說,還是自己的選擇,怨不得人吧。從接近三百個人開訓,一路淘汰到今天只剩下三十四個人,聽說是近幾年來人數頗多的一期,很多人被迫離開了,而我們留下來了,我總有種並不是我們比較強,只是我們比較適合而已的感覺。
正當我開始朦朧睡著之際,我看到旁邊阿萬的槳被躡手躡腳的助教咻一聲的抽走,我連忙抱緊我的槳。
身材比較瘦小的阿茂將槳抱的緊緊的,導致助教偷抽他的槳時,連人帶槳將他從床上拉到地上來,阿茂還發出一聲娘兒們的尖叫聲。
麻藥的槳壓在身體下,所以助教放棄了。阿美斯的槳被抽走了。TONY的槳用腳夾的緊緊的,所以助教放棄了。小日本的槳被抽走了。
木子翔的老二跟槳一樣大怕抽錯,所以助教放棄了。
呂銘勇的槳被抽走了。克拉克的槳就放在他勃起的老二旁邊,所以助教放棄了。
我牢牢的抱著那支綠色的船槳,不知道現在幾點鐘了,我還能睡幾個小時,外面天色已經暗了,而且好像變的很冷,助教等等會不會來偷抽我的槳,木子翔的老二會不會被當作槳偷抽走,想著想著就這樣睡著了...


茶堣
Rank: 4

積分 453
帖子 35
威望 359
金錢 94
註冊 2015-1-17
用戶註冊天數 100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集訓隊137期 役期683梯
發表於 2016-1-20 15:38 
本系列之蛙人文章作者宣布已經殺青了~
也算是給讀者一個不大不小的交代吧~
我自己也很期待作者以後的其他系列文章
不過應該是不太可能了~
感謝陸戰隊論壇上大家關注的一切~


 


版務信箱: rocmc_team@googlegroup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