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BBS公告] 站長有問題請按此

 
標題: 迷彩依稀(三):沐沂風雩詠而歸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07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3 15:25 
分享   短消息  頂部
〈沐沂風雩詠而歸〉

初到新訓中心,一切不習慣,要等到下了部隊才知道龍泉的好,龍泉讓人懷念的其中之一,便是洗澡。新訓時總是抱怨浴室遠、時間短,等下了部隊,才知道那是天堂。第一次嚐到洗澡的不便是在涼山,靶場缺水,我們得像少林寺和尚一樣捧著臉盆繞山路到空特基地取水給廚房用。飲食用水尚且拮据如此,浴室就更不用說了,偌大的浴池,存水量約莫三公分,池底沉浮著菜渣飯粒,水面泛著膩膩的油彩。用臉盆死命又撈又刮也汲不了一捧水,更沒時間濾掉殘餚、撇除浮油。洗畢集合,班長還要抓幾個沒肥皂味兒的當借口,再把大家操出一身大汗。

涼山的澡不好洗,但至少還有「洗澡」這個名詞。下部隊大半年連營房都沒的住,柴山特戰管道住帳蓬,自然沒有「浴室」這個東西;拉鏈演習都在野外,更沒有洗澡這個項目;碗筷都是餐後用衛生紙一抹,餐前再屈起手肘在迷彩袖轉上一圈兒就了事的。所以放假時第一件事,就是與弟兄尋得便宜旅館,輪流洗滌那層累六天的身垢。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07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3 15:26 
回到清泉崗就好多了,雖然正逢營舍重建,沒房子可住,但找水總算方便。帳篷搭在六五五團集合場,最近的就是政戰處後面的消防池。雖然那水有點髒,有些綠藻,有不少可疑生物,但至少池水是滿的,政戰長官也宅心仁厚,任由我們恣意取用。每晚就看弟兄頭上擠了陀洗髮精,抱著臉盆、搭著毛巾,三三兩兩盈著笑意往政戰處走。

那時沐浴用品牌子不多,團福利社有賣的尤其少,可是大家都買最貴的,三分頭沒幾根毛,但洗髮精一定要綠野香波;渾身汗水泥垢,但洗澡一定買麗仕洗面香皂。雖然知道待會兒梯次操又是一身大汗,那香味兒是怎麼都留不到就寢的,但即使短暫的清爽乾淨,仍成為一天中讓人開心的期待。

近年有所謂「幸福指數」,位居前茅的嚮來不是繁華的大都市。原因之一,我想是那裡的生活太舒適了,好日子過慣了就不容易體會到幸福,把現況視為理所當然,剩下的就只能是抱怨與不滿足。若不是幾個月無法洗澡的經歷,誰能想到一池消防水所能給我們的幸福呢?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07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3 15:27 
中興營房有衛浴設備,但水量極小,連大號都無力沖乾淨,所以大家都在室外的儲水池洗。一陣子後傳來消息,說國手集訓宿舍會看到我們赤條條的模樣,十分不雅。「洗澡避女人」,長官如是說,要我們太陽下山後再摸著黑洗。舉目四望,沒瞧見附近有什麼建築物啊!除非是用望遠鏡。研究半天,始終沒搞清楚國手宿舍在哪,也不知當時那關不住的滿園春光,到底流向了誰人之家?

要洗澡都不容易了,更不敢奢望熱水,印象中只有保力營區有這個名詞,然而總輪不到我們,所以除了偶而溜去後面的溫泉旅館外,依舊是冷水。如此經年也就習慣了,尤其是寒流來襲時的那種刺激與洗完後全身微微發熱的暢快,總讓自己覺得更像陸戰隊了。若干年後看一些監獄片,往往有彎腰撿肥皂的橋段,服役時可從來沒這種顧慮,一來是大家那時政治極不正確,沒人敢宣稱自己有異於常人的癖好;二來是就算有這種癖好的人,天寒地凍中冷水一澆,再大的興致大概也都雲消霧散了。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07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3 15:28 
壽山也是沒水洗澡的,某夜有人很興奮的邀我們去半山腰的金馬賓館,說那邊陸軍不但有水,而且還是熱水。既是陸軍的,焉有不用之理?我們尋到一個隱蔽掩蔽俱佳的角落,前臨斜坡長阪,無敵情顧慮;後倚短牆,翻過便近山路,便於脫離戰場;左右無藩籬圍壁,易於四散轉進,不會變成甕中之鱉。美中不足的是,打開水龍頭才發現熱水早已用光,只剩冷水涓滴如春蠶之絲盡如離人之珠淚,如臨終病床之奄奄餘息,如攝護腺患者之點點殘尿,時斷時續,若有似無,一盆水得要接上個兩三分鐘。但有水就是好的,何況還占到陸軍的便宜,這澡無論如何是要洗的。隨著第一盆淋下,一月的北風也從海峽排闥貫入,濕淋淋的身上登時雞皮疙瘩起了個遍,寒意砭肌透膚,直鑽骨髓。頂著風,咬著牙,哆嗦著抹完肥皂,猜怎麼著?第二盆水還不滿四分之一呢!

愛因斯坦曾玩笑地解釋時間上的相對:「手中握著炙紅的炭五秒鐘/跟美女聊上一個鐘頭,前者像永恆,後者像剎那。」從金馬賓館那三盆水,我體會到了永恆。


 


版務信箱: rocmc_team@googlegroup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