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移機已完成

 
標題: 迷彩依稀(四):路漫漫其修遠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5 
分享   短消息  頂部
〈路漫漫其修遠〉

老漢愛提當年勇,可是仔細想想,當年非但不勇,而且俗辣的很,尤其是面對行軍。

龍泉有兩次夜行軍,小帽、迷彩服與黑膠鞋,到營外繞個大圈,約莫兩個多鐘頭就回來了,除了步伐稍快,腳底發燙外,並不特別辛苦,何況能離開營區到外面逛逛,心情總是好的。銜接教育在清泉崗,某天碰到該團夜行軍,帶隊士官打了幾通電話,確認參與單位中沒提到我們,便管制燈火,帶大家嚴嚴實實地躲好。我們覺得好玩,只奇怪那些班長為什麼比我們更開心。直到下了部隊,才知道銜接士官開心的緣故。

[ 本帖最後由 jrb 於 2016-4-24 16:34 編輯 ]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5 
到十八彎打野外、衝山頭,雖然也行軍,但沿路有各種狀況,休息的機會多,當時只覺得推伴行車麻煩,還沒嚐到行軍真正的滋味。三週後部隊移往壽山,晝伏夜行的走了三個晚上,三個晚上對海陸來說是小兒科,卻是新兵的我從來沒吃過的苦頭。腳不爭氣,出發不到兩三個鐘頭就起了水泡。水泡沒什麼了不起,學老兵在出發前用力跥腳,幾下子也就麻木了。但全副武裝的重量卻是第一次承負,速度之快也是打小沒經歷過的,何況每天悶著頭連續走上十多個小時?出發後沒幾個小時就累了,新兵哪敢落隊,只能咬著牙撐。

高中國文《水經注》有句話「朝發黃牛,暮宿黃牛,三朝三暮,黃牛如故」。解釋時老師用濃濃的鄉音說「望山跑死馬」,意思是山看起來很近,實際距離卻遠的可以把馬跑到累死。當時不太能體會這句話,在台北能見到的山,了不起一兩個鐘頭都可以走到,哪會把馬跑死呢?下了恆春才痛苦地體會到這諺語的真實。第一天走到枋山附近,一個老我兩梯的新兵指著前方山稜上矗直的崟嶺說:「我家就在那個高嶺下面」。頗有「視喬木兮故里,決北梁兮永辭」的愁悵。我心中第一個念頭是:「真好!當兵還能看的到家,我的家卻在國境的另一端呢!」轉念再想:「家遠,便死了這條心;我要是過家門而不能入,更不知怎麼難過呢!」於是便開始注意那高嶺,想知道那兒是何鄉何村。本以為半個鐘頭便可走到,可是一小時過了、兩小時過了,那高嶺仍然永恆地矗立於前,鬼打牆般的連靠近一點的感覺都沒有。後來體力用盡,再也沒有心思注意四周景物,只是絕望地跟著前兵的腳步踉蹌而行,始終沒搞清楚那個地名。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6 
行軍讓我特別察覺到「時間感」的不可靠。出發第一夜營上還規規矩矩地讓我們五十分鐘休息十分鐘。那十分鐘我連背包都來不及脫,靠著水溝就睡著了,還能作上兩個夢。一路上對休息哨音的渴望,已不是「大旱之望雲霓」足以形容的。常常覺得哨音該響了吧?一看錶,才走了二十多分鐘而已;再走了好長一段路,自忖這總差不多了吧?看錶,只過了十分鐘。這回憋著勁死命走,覺得應該到已過了十分鐘,看錶:二分鐘。那夜的經歷,讓我對「似將海水添宮漏,共滴長門一夜長」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第二天我聰明了,打死不再看錶,一路認命地走,某次休息時看錶,居然已走了三個多鐘頭了。小時候看《愛迪生傳》,愛迪生對一個小孩說:「別太注意時間。」完全搞不懂為什麼,到那時才了解這話的道理。

[ 本帖最後由 jrb 於 2016-4-24 16:27 編輯 ]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7 
第三天出發前集合,營長指定支援連任尖兵。這沒什麼,反正行軍序列天天換。可惡的是營長又添了一句:「前兩天走太快了!支援連──(停頓三秒)──步伐比較穩。」當下七八九連都笑了出來。聽前面一句,我衷心愛戴咱們的營長,如此體恤屬下疾苦,真是萬家生佛,心中更是默禱長官公侯萬代;但到了後一句,我就知道完了,這是要部隊慢一些嗎?擺明了是逼支援連衝出更快的速度。在大家的笑聲中,我看到支援連從連長到士兵,無不脹紅了臉,牙齒咬得腮幫子都鼓了起來。果然,最後一夜的速度幾乎等於跑步,天沒亮就到達了壽山。

以前看章回小說,每每有句「請將不如激將」,總覺得那些將軍很蠢,如此明顯的詭計為何看不出來?支援連崇曙光連長海官正期,聰明俊秀,意氣飛揚,絕不是對上級奉命唯謹的老實人。可在當下,明知是激將法,仍不得不吞了這餌。某些部分,海陸是受不得激的。

[ 本帖最後由 jrb 於 2016-4-24 16:37 編輯 ]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8 
有道是「峽猿亦無意,隴水復何情,為到愁人耳,皆為斷腸聲」,景色的美惡是隨著心情憂喜而轉變的。從十八彎到壽山的這趟路程,換一個時空情境,應該是很能給我這城市鄉巴老開些眼界的,一路上數不盡的「明月生海上」、「星垂平野闊」、「山寒偏是曉來多」。但身體的疲勞、心情的沮喪,使我跟本無暇顧及南國的夜景,留下反而是夢魘般的記憶。林園石化工業區刺眼的照明與煙W高聳的火光,在深夜中有種說不出的魔幻妖異;白天喧囂熱鬧的小港機場,這時只有戰鬥靴沉悶的足音,形成一股詭譎的闃寂。途經某處夜市,跟本無暇顧及有無妙齡女子?攤頭有哪些美食?目光死死地鎖定於那個明亮豪華的檳榔攤,櫃中沙士、西打的罐子上凍到結滿了細細水珠,不知有多誘人;櫥櫃雙層玻璃中更有著涔涔而下的流水,活脫脫就是文殊清涼界。口乾脣焦、全身燥熱的我,只想衝過去放懷痛飲一番,可是當然不敢,只能以灼熱的目光,貪婪地攫取一罐罐清涼,然後讓那檳榔攤從眼角掠過、消失,心中有著無比的悵然與無奈。後來看《鐘樓怪人》,綁在輪盤上的加西莫多喊著「我渴!我渴!」當時腦中浮現的,居然是檳榔攤前的那一夜。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29 
最過份的是某段路上一些土雞城,設亭魚塭之中,裡面虹霓閃爍、光影變幻,映得池水上下斑爛,亭中更傳出笑聲歡語、靡靡歌音。真他x的!我在這兒執干戈以衛社稷,那廂卻是隔江猶唱後庭花,苦樂對照,如天壤如雲泥,真是太不公平了!身子勞苦頓悴,心裡就不平衡,身體愈疲乏心中就愈怨懟,自傷時命不濟抽到海陸,抱怨長官心理變態虐待士兵,惱恨路漫漫而脩迥。面對著路中一輛輛疾駛而過的車子,心中居然冒出了這麼個念頭:「撞我!撞我!撞上後不管是死是傷、會痛會殘,至少我可以躺著不用再走了」。

到達壽山的清晨碰到七連同梯,他的第一句話便是:「你知道嗎?走在雙園大橋時,看著下邊黑鴉鴉的水,真好想跳下去。」晨光中兩個人跛著腳走過特勤隊,陷入一陣刧後餘生的茫然,這是我們這些嬌生慣養大專兵成長的開始。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30 
後來體力漸漸好了些,行軍時不再尋死尋活,還有閒情逸致看看風景,開始覺得撐得起這一身迷彩服了,但海陸永遠有驚奇在再下一個路口等著你。二次恆春也是冬季,天氣微涼,舒適宜人,行起軍來特別輕鬆。但陸戰隊是沒有輕鬆的權力的,某次夜行,全營1600提早用餐,立馬就寢,睡到九、十點出發。那次當然更快,在廿四公里即將走完時,營長大人嫌不夠過癮,帶著全營開始跑步,從車城農會一路衝回保力。那段路用google查大概四公里。是的,除了莒光日外我們每天至少跑五千,四公里不算什麼,但那不是在行軍二十公里之後;是的,兩棲管道我們天天背大背包跑五千,四公里不算什麼,但那時沒有防毒面具、戰備袋,以及S腰帶上一堆叮叮噹噹的東西。總之,最後幾百公尺衝刺的時候,屁股居然有快抽筋的感覺。那種奇怪的痙攣,不抽到陸戰隊,怕是一輩子都不能體會的。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30 
不管體力夠不夠,沒人喜歡行軍,所以在清泉崗遇到行軍時,各種偷雞摸狗的方法都會想出來,取出防毒面具、拿掉槍機、抽去半邊帳的營柱、藏起軍毯用保麗龍填塞背包……。其實這些東西加起來沒多重,對二十四公里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差別,但就有人想要試試。所以每月駐地的行軍都很麻煩,連上先檢查一次,行軍前全團集合,再由團部長官檢查,總要折騰半天才能依序出發。

那時候訓練講究科目不變、時間不變、場地不變、人員不變。清泉崗的行軍尤其是死規矩,除了衞哨勤務,沒人能躲的掉。唯一避掉的那次,是因為連上接戰備,雖然還是要走,但不能離開師部,於是連長便帶著大家在營區到處晃,從653逛到656,不但腳步放慢,還玩了些口耳傳令的遊戲。以前每次出操前,老兵總會不鹹不淡地說:「行軍演習,以不流汗為原則。」這種話是說來自嘲氣人的,唯有這一次,回到連上連衣裳都沒濕。可惜當兵兩年,只碰過一次。但正因為難得,所以可貴,想到其他連在外面踢得死去活來,我們卻在營區中悠悠閒閒地逛大街,大家都開心的不得了,連老兵都慈眉善目了起來,晚點名後的體能只意思兩下就放大家就寢了。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4 16:31 
在左營時突然要支援登陸演習,成為狀況部隊。好像是各團都有任務,下兩棲的部隊缺乏對抗單位,所以要我們去當狀況部隊。所謂的「狀況部隊」,就是製造狀況給演習部隊解決,怎麼製造狀況呢?上頭發下各色旗幟,有的代表戰車排、有的代表一營步兵,防禦時掘兩個散兵坑,橋頭插上兩面旗子,對方就需繞道而行;攻擊時揮著旗子前進,對方便需轉進。旗子代表兵力,便同京戲裡的大將一般,脖子後頭插上幾隻旗,加上四個龍套旗牌官便代表著千軍萬馬,好玩極了。但我們覺得好玩,對方就未必了。有次打埋伏,待對方走近,我們衝出來搖旗吶喊一番,對方只能倉惶徹退。見到一個老兵恨恨地對我們說:「x!你們若不也是海陸,早就不知死幾次了!」看著他一身塵土,滿面汗水,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三十年後對狀況部隊印象最深的是我們排長的表情,消息傳來時,我們還不清楚什麼是狀況部隊,只見李排喜滋滋地說:「你們真他x的狗屎運,下部隊那麼久沒聽過演習可以坐車的。」是的,步兵哪有坐車的命!七十三年聯興,上頭配給營裡一部心戰車,也就是小車裝個大一點的擴音喇叭。我和支援連政戰士興奮了好久,認為這次總能嚐嚐直屬的感覺了。但演習開始後車就不見了,不消說,我們還是悲情地從頭走到尾。到了師對抗,有了營指揮車,營部文書有時能找到藉口巴上車,省了好些腳程。當我們享受演習坐車的快感時,看著那些在路上踢的弟兄,心裡居然生出陣陣的愧咎。文書不約而同地將身子隱於陰影處。就像巴伐洛夫那隻流口水的狗,我們已被制約成沾上車子就有罪惡感了。


無頭像
cccmp3
Rank: 2
活動-1040912隊部68週年隊慶參訪活動紀念章  

積分 16
帖子 4
威望 8
金錢 8
註冊 2011-8-17
用戶註冊天數 2289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預甲41
發表於 2016-4-24 19:54 
學長記性好, 文筆更好, 好文好文!


無頭像
jrb
Rank: 4

積分 323
帖子 98
威望 217
金錢 106
註冊 2015-10-16
用戶註冊天數 76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351
發表於 2016-4-25 18:10 
謝謝cccmp3長官,謬賞不敢


無頭像
youeatmejp
Rank: 4

積分 639
帖子 195
威望 435
金錢 204
註冊 2009-4-10
用戶註冊天數 3148
軍種  陸戰隊
梯次期別  海軍官校
發表於 2016-5-9 12:09 
文筆讚,雖然已經退伍了,但是看了這些文章,那些情景依然如在眼前...讚,期望現役的官兵能找回那屬於陸戰隊的榮耀。


 


版務信箱: rocmc_team@googlegroups.com